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他机器人
当前位置:

OFweek机器人网

正文

机器人改变世界并不遥远

导读: 20世纪初,科幻小说作家和电影人纷纷借由机器人这个概念表达对技术的恐惧和希望,而机器人本身也随着汽车、电话和飞机像爵士乐那样在20世纪初早期快速流行起来。

  OFweek机器人网讯:机器人最开始是以文学的形式来到这个世界的。20世纪初,科幻小说作家和电影人纷纷借由机器人这个概念表达对技术的恐惧和希望,而机器人本身也随着汽车、电话和飞机像爵士乐那样在20世纪初早期快速流行起来。从FritzLang的《大都会》到IsaacAsimov的《我,机器人》,再到《机器人总动员》和《终结者》系列电影,它们都能成功的应对挑战。

  但当机器人从书籍和屏幕中转移到现实生活后,人们却对它们略感失望。虽然它们能够做一些人类无法亲自去做的或不想做的很多事情,比如探索火星和处理未爆炸的炸弹,并且在一些制造业中也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但事实证明,要制造出可靠的机器人并非是一件易事,特别是制造出那些需要在工厂的安全护笼以外工作的机器人,而且机器人到现在仍然相当的愚蠢。所以,虽然它们令人们着迷,但它们还没有真正改变这个世界。

  不过这种情况似乎即将改变。随着硅芯片、数字传感器和高带宽通信性能的急速提升,机器人也成了它们的受益者之一。况且正如我们之前的特别报道所说,还有其它三个重要因素也对机器人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机器人的研发越来越容易

  新共同标准的出台使好的想法可以从一个机器人平台轻松转移到另一个平台,而技术的积累意味着这类平台的建造成本正在继续大幅降低。举个例子,在十年前,制造一个像RethinkRobotics公司Baxter机器人的难度是不敢想象的,即使这个机器人只有两个手臂和一个非常容易和直观的编程接口。而现在,你只需2.5万美元就可买到一个类似的了。

  投资

  在2013年有关机器人的最大新闻便是谷歌收购了8家机器人初创公司。除了资金充足,以及领导人优秀外外,他们还拥有世界一流的并且与机器人制造高度相关的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专业技术,这使得谷歌的机器人计划的前景十分光明,虽然公司以外的人可能对这些发展情况并不了解。另外Amazon也将赌注押在了机器人身上,除了有能自动化分拣仓库货存的机器人外,他们还要将机器人应用到到无人机投递货物方面。而韩国和其它国家的公司也正在将机器人技术引入到新的制造业领域中,并且还将延伸到服务业。可以说,风险投资者如今在机器人初创公司的领域里发现了一个比以往都好的利润出口。

  想象力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更明智的公司一直都在尝试使用机器人充当电影的道具组人员和灯光师(如果没有机器人移动摄像机和灯光,电影《万有引力》是无法被拍出来的),并代替安装工为太阳能发电厂来安装面板。有更多的人会掌握如何将机器人的高精密度、快速反应或独立行动等属性集成到一个有利润前景的业务中,最终他们其中的一些人将以此建立起巨大的市场。空中机器人或许能成为该领域的先锋:它们将让农民以新的方式管理庄稼,并让记者、广播员以新的视角来看待各种事件,监控交通和火灾,并查找需要维修的基础设施。

  对于消费者和普通市民,人机器人的崛起也能让他们从中获益。工人们是否会从中受益目前尚不清楚,因为机器人的崛起可能会使一些人工劳力变得多余:Aetheon制造的Tugs机器人可将医用手推车运至需要的地方,并能够代替大部分目前由搬运工完成的工作;Kiva制造的仓库机器人有可能帮助亚Amazon用更少的工人派发出更多的包裹;无人驾驶的汽车可能会取代如今的数百万名司机在路上行驶。在现代社会的前期,农业提供了几乎所有的工作岗位。而如今在富裕国家,这一比例仅占就业总人口的2%。面对机器人的“侵入”,当前制造业和服务业中的工作将很有可能被替代。人类是否会发现使用其劳动力的新途径,或今后是否会强迫自己休息,这正是目前经济学家们担心的问题。不管怎样,机器人就像一枚硬币,除了获得正面的称赞就是遭到反面的责备。

  另外……

  机器人的超强能力将在一定程度上被视为是理所当然的。机器人将不只能够让无生命的环境变得有生命,它们还将与主人共同生活,满足人们的各种需求。有些机器人能直接给人类提供护理服务,有些则带给人们安慰。日本生产的一种类似小海豹的机器人会在人类抚摸它时做出亲切回应,并且能区分声音。这似乎可以用来帮助老年痴呆症患者。

  随着机器人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面前,它们也能更好地帮助人类探讨那些在小说中首次提出的问题。既具有怜悯和慈悲之心又比任何战术要求都残酷的人类是否有必要一直参与战争吗?如果一个人最后感受到的善意来自一台机器,那么这个问题还有意义吗?如果大部分劳动力或全部劳动力相对于需求是多余的话,那么又有什么能够使人类的努力显得有价值呢?

  人类、企业和政府很难从理论上来探讨技术变革的最终目标。科幻小说作家和电影制作人带给人们的最大启发是:只有当技术实现人格化时(即当人类可以面对面看到它时),人们才会更容易地提出这些问题。就像航天员在回望地球时那样,机器人不仅是工人和伙伴的角色,在未来它们可能成为新前景的提供者。尤其是最终有一天,当人类看到机器人以一种可以理解的表情回望我们的时候。

责任编辑:kevin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机器人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器人
  • 机器视觉
  • 伺服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