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他机器人
当前位置:

OFweek机器人网

服务机器人

正文

虐杀机器人毁掉的可能是人类社会

导读: 看出来了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杀机器人,为的不是机器人的权利,而是人类社会的延续。虐杀机器人更像鼓励人们泯灭人性,当你可以杀害一直无辜的电子宠物时,你有一天就能杀害真的宠物。

  OFweek机器人网讯:我们究竟能不能虐杀机器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KateDarling做了一个实验,她让人们照顾一个叫Pleo的机器人。该机器人是小孩子玩的恐龙机器人,非常可爱,刚拿出盒子的时候它就像一只无助的小狗一样。而且它不会走路,你必须教它走路并认识这个世界。在人们照顾该机器人一个小时以后,Kate拿出刀子和其它武器,要求人们虐杀这个玩具。她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比预期的还要更具戏剧性。”

  实验结果

  一些研究人员一致认为,如果机器人给人感觉有生命力,那么它任何体现思维的细微模仿举动都会让我们对机器产生同理心,即使我们知道它们是人造的。

  在同电子恐龙玩耍了1小时后,人们拒绝用获得的工具伤害它们。于是,Kate玩起了心理游戏,她告诉他们可以通过杀害别人的Pleo来挽救自己的。即使这样,他们仍不愿意。

  最后,她告诉所有人,如果没有人上前杀害一只Pleo的话,所有机器人都将被杀戮。在被逼上绝路后,一名男子不情愿地上前将短柄小斧朝一只玩具挥去。

  据Kate的回忆,暴行结束后,整个房间里的人沉寂了数秒。人们强烈的情绪反应似乎已让他们感到惊讶。

  今年年初,来自德国杜伊斯堡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扫描仪和测量皮肤电导率的设备来追踪人们观看一只受折磨的电子恐龙的反应,方法有令其窒息,将其装进塑料袋或殴打它。他们测定的生理情感反应情况比预想的要强烈很多,尽管他们知道自己只是在看一只机器人。

  这个结果代表什么?

  Kate认为人们对于机器人的反应很重要,因为未来会有一大批的机器人进入我们的生活当中,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我们和机器的关系。通过Pleo的实验,Kate发现虐待某类机器人是不受社会允许的。未来我们甚至会设立“机器人权”这样的法令,那么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能够虐杀机器人呢?

  再举个例子,2011年Radiolab演示了一个实验。他们让小孩倒挂一直仓鼠、一个芭比娃娃、和一个Furby机器人。在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小孩们选择放下了仓鼠,然后是Furby。他们发现小孩不愿意折磨Furby,因为它们被编了程序,在受到伤害的时候会说“我害怕”。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qwert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机器人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器人
  • 机器视觉
  • 伺服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