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他机器人
当前位置:

OFweek机器人网

服务机器人

正文

与机器人坠入爱河:人类创造人工智能的初衷?

导读: 想一想有意识的机器可能意味着什么:一个像人类一样思考和感受的机器,一个梦想并沉思自己的存在的“电子大脑”,陷入爱河或失恋,在月光之下写作十四行诗,开心的时候笑,悲伤的时候哭...

  在人类所渴望拥有的技术里,人工智能算得上是最无用的一项了。请容我解释清楚。当我们探索遥远的星球或者拆解炸弹时,拥有能够独立做决定的机器人是很有用的。然而我们对人工智能的最终期望,绝不仅仅是让机器人的操作系统具备自主行动的能力。人工智能的理念不是指通过“理解各类模式”而让计算机拥有更快的数据搜索能力,也不是指让它使用自然语言与人类主人交流。人工智能的梦想曾经是——现在也是——创造出拥有意识的机器。人工智能的意思是造出一个机器人类。然而这个目标,如果作为一项理性的技术企划来看的话,其实是非常奇特的。

  想一想有意识的机器可能意味着什么:一个像人类一样思考和感受的机器,一个梦想并沉思自己的存在的“电子大脑”,陷入爱河或失恋,在月光之下写作十四行诗,开心的时候笑,悲伤的时候哭。这种机器到底有什么好处呢?花费数十亿美元,投入无数的珍贵科研时间,只是为了造出人类自己的复制品,其意义何在呢?

  技术是一种文化现象,作为文化现象它是被我们的文化价值所塑造的。因为珍视健康的体魄而厌恶疾病,我们开发了各种药物。我们喜欢财富和自由,厌恶贫困和枷锁,因此我们发明了市场以及舒适生活所需的种种东西。我们充满好奇心,因而去探索星空。但是当我们造出自身的有意识拟像时,我们的动机究竟是什么呢?是什么样的深层情感驱使我们去想象并努力创造出一个模拟我们自己的形象的机器?如果不是恐惧或需求,也不是好奇,那么这种情感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因为我们沉湎于厚颜无耻的自恋之中吗?我们是否虚荣得不可原谅?或者会不会是因为爱?

  巧合的是,人工智能的现代历史是以一种调情似的室内游戏开始的。让我们想象三个房间,这些房间通过键盘和能显示文字的显示器相连接。第一个房间坐着一个男人,第二个房间里坐了一个女人,第三个房间里有一个被称为“裁判”的人。两个人都通过电脑与裁判对话,而裁判的任务则是断定哪一个人是男性。男人尽力让裁判相信自己是男的。女人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模仿男性的特征,希望能骗过裁判让他相信自己才是那个男人。

  1951年,英国的计算机先驱阿兰·图灵发现,通过稍微改变一下这种“模仿游戏”,把第二个房间里的女人换成机器,我们就创造了一个能判定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测试。机器模仿人类。如果裁判分辨不出哪个是机器哪个是人,那么机器对人类的模仿是相当不错的,这或许意味着它拥有了智能。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机器人
  • 机器视觉
  • 伺服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