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他机器人
当前位置:

OFweek机器人网

工业机器人

正文

新松李正刚:智能制造领域藏有多少机遇与挑战

导读: 杭州新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位于杭州市萧山区临江工业园。这里齐整的环境规划以及工作人员细致周到的服务,无不让人感受到一种严谨、科学的企业文化。技术出身的李正刚说话逻辑清晰,加上字正腔圆的北方口音、不急不缓的语气,让人感到,与其说他是一位企业家,不如说他更像一名资深学者。

  李正刚,硕士研究生,副研究员。曾先后承担国家863项目、国家科技支撑、省重大科技专项,拥有专利30余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科院科技进步奖特等奖等荣誉。来杭创办公司以来为长三角地区几百家企业提供“机器换人”和自动化改造服务,有效推进企业升级改造和增产增效。

  “机器人这一行,技术积累深厚,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机器人制造行业耕耘多年,李正刚把所有的经验和体会归结为两个字:严谨。

  在互联网+时代,传统制造业开始“华丽转身”,向智能制造方向不断迈进。通过提升机器的办事效率,来提高企业的产出效益,这成了不少企业的美好愿景。

  不少企业也意识到,在这个过程中,更重要的是通过机器与配套的解决方案,实现用户个性化需求,最终让客户融入“智能制造”当中,充分享受互联网+带来的改变。

  如何将愿望变为现实?这一点,杭州新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正刚有发言权。作为一家为长三角地区几百家企业提供“机器换人”和自动化改造服务的企业,新松在智能制造领域有着坚实的基础。本月,李正刚做客本报“爬山虎·创业导师面对面”栏目,就当下火热的“互联网+制造”主题,与大家展开深入交流。

  机器人行业要做好,靠的是技术积累

  杭州新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位于杭州市萧山区临江工业园。这里齐整的环境规划以及工作人员细致周到的服务,无不让人感受到一种严谨、科学的企业文化。

  技术出身的李正刚说话逻辑清晰,加上字正腔圆的北方口音、不急不缓的语气,让人感到,与其说他是一位企业家,不如说他更像一名资深学者。

  李正刚今年刚好50岁。30多年的时光,他都奉献给了机器人制造领域,可谓是相当的“专一”。问及原因,他的回答简洁明了:“因为喜欢。”

  在纯粹的热爱之下,李正刚的求学和从业之路可谓顺风顺水——1987年浙大机械系毕业,之后被分配到沈阳第三机床厂(目前为沈阳机床集团)负责机床设计。踏踏实实干了5年之后,他打算进一步深造。1992年,他考取了中科院的研究生,从师于被誉为“中国机器人之父”的蒋新松团队,主攻机器人应用研究。从此,他与机器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3年,国内机器人应用行业起步,李正刚所在团队开始尝试把工业机器人推向市场。1999年,中科院系统改制,全国几百家相关的研究所转制成新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2000年4月底,新松正式挂牌成立。

  “机器人制造是技术高度集成的产业,不是几个人单枪匹马可以做的。新松的今天,也是建立在积累了30多年的基础之上才实现的。”

  生产一味追求低成本,会把行业做垮

  在新松工作期间,李正刚先后待过三个城市:沈阳、上海、杭州。在他看来,这三个地区环境差异极大,对新松的发展是相当大的挑战。

  “北方重工业基础好,但是位置偏远,项目也少。上海国际化程度高,有不少高端外企进驻,各方面资源积累雄厚,我们的机器人在企业里做配套对接的时候效率往往很高。”

  而浙江,则是完全不同。李正刚说,浙江的工业基础单薄,以民营企业居多,这是劣势,也是优势。一方面,企业想要满足各种发展需求,会频频遭遇瓶颈;另一方面,中小企业活力强,可以摆脱各种牵制和压力,轻装上阵。

  随着公司业务越来越多地集中在长三角一带,整合了市场、人力等资源且创业氛围浓厚的杭州,由此成为新松发展的新基点。2010年底,新松落户杭州。

  在浙江,新松的发展“痛并快乐着”。其中最大的困扰是,客户觉得新松的产品价格太高。

  “浙江很多民营企业,都走中低端路线,附加值很低。这样的企业对于机器换人的意愿和实力都比较低,往往会很在意价格,觉得我们开价太高。但我们需要保证技术、服务和品质,这些少了资金都无法运转。”尽管如此,李正刚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姿态:“生产不能一味追求低成本,否则会把行业做垮。产品质量才是第一位。”

  机器换人的价值,不只在于“省了多少工人和钱”

  在杭州的这几年里,虽然因为设备价格问题在和企业交涉当中遇到了不少障碍,但李正刚明显感到了形势在发生变化。“很多民营企业意识到,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还是要走上规模化、正规化的道路。所以,浙江的机器人产业前景是非常好的。”

  两年前浙江有一家工厂找到他们,希望机器换人。新松为其设计了一条生产线,但工厂只愿意出一半的价钱,最后选择了另一家“实惠”的公司,结果做砸了,整个生产线形同虚设。现在这家工厂又重新回来向新松求助。

  通过“机器换人”能换下多少工人、增进多少产值?

  对于这个被太多企业所追问的问题,李正刚感触颇多。他说,浙江很多企业理解的机器换人,都还停留在很静态、很片面的状态,比如说引入一台新的设备,可以替代多少劳动力,省下多少资金。生产的第一要务是什么?是保证产品品质的同时,确保工人的安全和健康,这是机器换人的最核心价值。所以说到效果,应当用长远的眼光去看待。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机器人
  • 机器视觉
  • 伺服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