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他机器人
当前位置:

OFweek机器人网

服务机器人

正文

利用人工智能抗衰老是未来的大趋势

导读: 长生不老、求仙问药的故事,中国自古流传,但在加拿大衰老研究科学家亚历克斯·扎沃洛科夫看来,这个素来渴望长寿、老龄化日益严重的国家,有关衰老的研究却并不兴盛,他认为这“很奇怪”...

  长生不老、求仙问药的故事,中国自古流传,但在加拿大衰老研究科学家亚历克斯·扎沃洛科夫看来,这个素来渴望长寿、老龄化日益严重的国家,有关衰老的研究却并不兴盛,他认为这“很奇怪”。在其著作《跨越衰老—生物医学的进步将如何改变全球经济》中文版出版之际,亚历克斯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希望中国出现更多专研生物衰老研究的科学家,并避免美国在处理老龄化问题上的失败之处”。

  新书中,围绕如何才能更加长寿,亚历克斯介绍了世界上最新的生物衰老研究,并将更多笔墨放在了衰老引起的全球性社会问题上,包括老龄化问题及养老制度。在他看来,美国、日本等国家老龄化引发的社会、经济问题,对中国有借鉴意义。到202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预计将达2.5亿,中国将是全球老龄化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并由此带来诸多负担和问题,而生物医学中的抗衰老研究,将可能改变这一情况,它能够推迟退休的标准年龄、甚至重新定义广义上的“老龄人口”。

  全世界,“数以十亿的人口将会在未来20年中进入65岁。很多人都将带着以往退休人员的那些期望步入‘传统’意义上的退休年龄,但是等待他们的未来却可能大为不同。”亚历克斯在书的引言中如是说。

  利用人工智能抗衰老是大趋势

  亚历克斯今年才37岁!这是一位不同寻常的科学家。自2013年起,他将聚焦于对老龄化研究最有影响的两个领域—利用大数据分析及人工智能查找生物标记、衰老诊疗术。

  为此,不赞同完全以动物为实验对象的亚历克斯,拿自己做起了实验,他每天服用100种药物及营养剂,并声称“几乎戒除了性生活”—如此,“我的寿命能够超过150岁”。想想看,要亲眼见证这一实验成功,还得等上113年,是不是有点“独孤求生”的味道

  美国大部分抗衰老研究失败了

  问:据说为了延缓衰老,你平均每天服用100种药物和营养补充剂。这样的实验即便有用,是否也不太实用对普通人来说,这实在太费钱了。

  亚历克斯·扎沃洛科夫:我的确在拿自己做试验。这么做不只是为了让我活得更久一点,同时还想测试团队正在研发的部分衰老诊疗术。实际上,我认为大部分能让人类活到150岁的技术已经被研发出来了,现在只需要让这些技术进入临床阶段,但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一旦临床开始应用,大部分的技术都会变得比较便宜—政府也会令其变得更加便宜,从而维持人口健康。从经济学角度来说,预防疾病的意义比治疗疾病更大。想想看,在一个国家里,老年人能够像年轻人一样发挥职能并富有成效甚至可能更加高效,因为经验丰富嘛。

  问:在中国,目前甚至没有“geroprotectors”这个词的确切翻译。在全球范围内,这是一门新兴学科吗

  亚历克斯·扎沃洛科夫:全球范围内,“老年学”已经是一个完整的科学领域,该词来源于希腊单词“geron”和“-logia”,由俄罗斯动物学家、免疫学家IlyaIlyichMechnikov在1903年创造,主要是从社会、心理、认知和生物的角度来研究衰老。衰老诊疗术则是一个更新的术语,由罗马尼亚老年学家AnaAslan在1953年创造,这一术语描述的是所有能够减缓甚至逆转衰老的药物和干预手段。近几年,由于生物医学和信息技术的融合,衰老诊疗术飞快发展。

  一直以来,我都对如何让人类停止衰老有兴趣,衰老所“杀”的人要比任何疾病都多,它本身就是最严重的疾病。我最开始从事的是信息技术GPU方面的工作,这一领域现在经常被用于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2005年,我完全转向了生物信息学,以此来研究衰老。衰老是一个非常复杂和多因素的进程,它发生在人生的所有阶段,因此没有单一的药物或干预手段能够制止。你需要建立人体衰老的动态虚拟模型,以便能够及时找到药物来减轻年迈带来的不同,唯一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只有使用人工智能和高性能计算。

  问:你在书中批评美国的科研大量使用动物而非人类作为实验对象,同时充斥太多无谓的研究、无意义的结果。科研投资应该怎样分配才是合适的

  亚历克斯·扎沃洛科夫:在中国崛起成为全球信息技术和生物工程领域的领导者之一前,美国曾是生物医学研究投入最活跃的国家,政府在生物医学上投入多达500亿美元,制药公司的投入比这还多。不幸的是,大部分投资都失败了,因为很大一部分钱都花在了人体临床试验上,而在这些试验进行之前,研究者对利用人体数据得出的药物或生物标记物效果并没有详细的了解。体外细胞培养、蠕虫和老鼠对基础研究当然非常好,但当遇到药物时,它们和人体的反应还是非常不同的。另一个我认为浪费的理由是,大部分药物研究都集中在治疗晚年发生的疾病上,而非寻找青年时预防的方法。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机器人
  • 机器视觉
  • 伺服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