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他机器人
当前位置:

OFweek机器人网

服务机器人

正文

当石黑浩遇上“石黑浩”

导读: 当机器人的外表和动作逐渐趋向真实人类,但又做不到完美模仿时,人类对机器人的反应便会变得尤其敏感,人类只要发现机器人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不能接受,并且觉得机器人整个看上去都非常僵硬恐怖,犹如行尸走肉。

日本机器人科学家森政弘曾发表过一篇题为《恐怖谷》的文章,提出著名的“恐怖谷理论”。即当机器人的外表和动作逐渐趋向真实人类,但又做不到完美模仿时,人类对机器人的反应便会变得尤其敏感,人类只要发现机器人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不能接受,并且觉得机器人整个看上去都非常僵硬恐怖,犹如行尸走肉。因此,森政弘认为机器人生产者不应该尝试让机器人看上去过分像人。

同样是在日本,另外一位机器人科学家石黑浩教授却不这么认为,他是日本也是全世界仿人形机器人专家的代表。在石黑浩的研究室里,我们见到了拥有23岁女孩外表的机器人艾瑞卡(Erica)。她拥有金属的骨骼、硅胶的皮肤,可以做出多种面部表情,脸、颈、肩、腰都能运动。这位前台姑娘的视觉、听觉来自房间内的各路传感器,依靠数据库通过合成语音来与人交流。虽然她只能一直端坐着不能走动,但乍一看,你真的以为是一位人类美女坐在那里。

在见到艾瑞卡之前,我见到的另一位仿人形机器人家族的成员,却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当我走进采访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坐在黑丝绒窗帘前面的机器人,我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然后本能地往后转身。这个机器人长得跟石黑浩几乎一模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皮肤、皱纹,几乎与真人无异,神情严肃,嘴巴时不时微微张开。有那么一瞬间,我脑海中浮现出“恐怖谷”三个字。

不一会儿,真正的石黑浩出现在我面前,他穿着跟他的机器人一样的黑色衬衫、乌黑浓密的头发,“两人”表情也差不多——一副眉头紧蹙的严肃表情。不过石黑浩会微笑,机器人“石黑浩”的面部还是有些僵硬。

为什么会热衷于做出如此逼真的机器人?对于这个问题,石黑浩的解释是,他对人类自身非常感兴趣,他想了解人类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石黑浩少年时想成为画家,但因被诊断出轻微色盲,不得不放弃梦想。有趣的是,石黑浩日后却成为了计算机视觉专家,并在他就读山梨大学期间,成功开发出导盲机器人。

日本、美国机器人学界长久以来一直存在对“机器人到底要不要像人”的争论,如果对于“人形”过于着迷,是不是会浪费太多时间和资源?大阪大学教授、智能机器人研究所(又名石黑研究室)负责人石黑浩教授,却是“人形”阵营坚强的代表。

石黑浩觉得,如果我们想在生活中使用机器人,就必须要研究机器人如何与人类互动,与人类互动最好的界面就是人类自己。他的第一个挑战是机器人要有像人类一样非常有弹性的皮肤,面部表情、眼睛、脖子等的活动,都要像人。在实践的过程中,石黑浩发现,比如为了让机器人的眼睛能像人类一样眨眼、移动,我们就可以找出眼睛移动的含义。如果没有人形机器人,我们就需要用人类来研究眼睛移动的含义。但是我们有了人形机器人,利用它们,很轻松地就能比较出眼睛移动和不移动的问题了。

然而,人类的感觉和情绪是非常精细而复杂的,我们的目光接触、细微的面部表情,要让一个机器人能模拟出每一个细微的动态,在我看来是不太可能的。石黑浩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在将来的某一天,一台机器或者机器人完全可以模拟人类所有的表情。机器人仅仅拥有人类的皮肤和表情还不行,最终是需要能跟人类进行交流和对话,能理解人类的自然语言。这是石黑浩的目标,为了让机器人越来越逼真,石黑浩还聘请了交流学家、神经学家和哲学家。

为什么一定要把机器人做得如此面面俱到?石黑浩并不希望这些机器人仅仅停留在实验室里,他希望非常像人类的机器人能适用于每个场合。比如,可以做接待员、新闻播音员、天气预报员、歌手。

石黑浩甚至想制造出机器人的情感行为,他们正在给机器人植入“动机”和“愿望(欲望)”。如果机器人有了动机和愿望(欲望),它们就可以理解人类的动机和愿望(欲望),也就会更像一个友好的人。这是他想在5年内做成的事情。

来源:南京龙虎网-南京日报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机器人
  • 机器视觉
  • 伺服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