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他机器人
当前位置:

OFweek机器人网

其它

正文

人工智能革命揭秘篇(上)

导读: 滚石杂志近日刊出了有关人工智能的特别报告,报告分上下两篇,目前已推出了上篇。作者 Jeff Goodell 访谈了从事人工智能(AI)研究的各方面专家,在上篇中总结人工智能取得的进展以及它对人类的意味;在下篇则重点探索 AI 对无人车以及未来战争的影响。

  我们即将创造出一种新的生命形式,这个事件不仅是进化取得突破的标志,也有可能威胁到人类这个物种的生存。

  “欢迎光临机器人幼儿园,”Pieter Abbeel一边说着,一边打开Robot Learning Lab的大门。位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北边一栋崭新建筑7楼的这座实验室实际上挺乱的:自行车就往墙边靠着,杂乱无章的小隔间里面呆着十几个研究生,白板上写着一般人看不懂的公式。38岁的Abbeel是个身形瘦长的家伙,他下身穿一条牛仔裤,上面是一件宽松的T恤。2000年,他从比利时来到美国,在斯坦福攻读计算机博士。现在,在理解教会机器人智能思考所面临的挑战方面,他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专家之一。但是首先,他得教会它们“思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这儿叫做幼儿园,”他开玩笑道。他把我介绍给Brett,这个6英尺高的人形机器人是曾经著名现已破产的硅谷机器人制造商Willow Garage的产品。几年前实验室把Brett弄了过来用作实验。Brett的意思是“用来干完沉闷任务的伯克利机器人(Berkeley robot for the elimination of tedious tasks)”,这个外表友善的创造物头扁扁的,用摄像头充当的眼睛隔得远远的,身材矮矮胖胖,跟人一样它也有手有脚,握爪就是它的手,轮子就是它的脚。现在Brett已经下班,站在实验室中央,它身旁是另一个还没上电的神秘安详的机器人。附近的地板上有一箱玩具,里面有木锤、塑料玩具飞机、还有一堆乐高积木,这是Abbeel和他的学生对Brett的教学道具。不过Brett只是实验室众多机器人当中的一员而已。在另一个隔间,一张椅子背面的吊带上悬着一个18英寸高的机器人。在地下室下面还有一个工业机器人,它每天都要在一个相当于机器人沙盒的东西里面玩几个小时,为的只是想看看它能教自己什么东西。街对面的另一间实验室里,一个手术机器人正在学习如何缝合人的肉体,与此同时,一位研究生正在教无人机如何聪明地躲开物体。“我们不希望无人机撞到东西从天上掉下来,”Abbeel说:“所以我们正在教它们学会看东西。”

  一直以来,可编程工业机器人执行的都是特定任务:移动机械臂到左边6英尺,抓起模块,然后转到右边,把模块插进PC印刷电路版。然后每小时重复这个动作300次。这些机械动作的机器在聪明程度上跟除草机无异。不过最近几年,机器学习(能够粗略模仿人类大脑并且让机器自学东西的算法)的突破让机器识别语音和视觉模式的能力得到了显著提升。Abbeel的目标是培养机器人具备一般智力—一种理解世界的办法,从而让机器人可以自主学习完成任务。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机器人甚至还没有2岁小孩的学习能力,”他说。比方说Brett已经学会了做一些简单任务,像打绳结或叠衣服。但是一些人类很容易就能完成的事情,如认出桌上揉成一团的织物实际上是毛巾,对于机器人来说却特别困难,这部分是因为机器人缺乏常识,之前没有过叠毛巾的经验记忆,最重要的是,没有毛巾的概念。它看到的只是一团颜色。

  为了规避这一问题,在一盒儿童心理学磁带的启发下,Abbeel创造了一种通过不断调整方法来完成任务的自学法。现在,当Brett整理衣物时,它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它会用抓手拿起毛巾,试着感觉一下它的形状,试试看怎么去折叠它。看起来很原始是吧,的确是。但你再想想:机器人这可是在学叠毛巾啊。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机器人
  • 机器视觉
  • 伺服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