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机器人就业大军来袭:你的饭碗能保住吗?

2016-05-17 08:38
林契于宸
关注

  以前人们需要数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ROSS几秒钟就能搞定,但ROSS Intelligenc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阿鲁达(Andrew Arruda)表示,这项工具不会威胁到人们的饭碗,因为在“大萧条”期间,大型律师事务所对于研究工作已不再按时间来收费。他还说,80%的美国人负担不起高昂的法律研究费用,而ROSS降低了门槛,因此这也增加了人们“获得公正”的可能性。

  不过,ROSS还是抢走了人们曾经报酬丰厚的工作。英国《金融时报》近日报道称,德勤(Deloitte)的一项研究发现,英国法律行业已有3.1万个工作岗位落入机器之手,预计将来还会有11.4万个岗位“沦陷”。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令人猝不及防。2013年,麻省理工学院工程学教授约翰·伦纳德(John Leonard)曾向媒体表示,在他有生之年,“机器人不可能完全取代人类”。他声称,“半自动出租车还是会需要人类司机。”但现在,谷歌(Google)的自动驾驶汽车已经在公共道路上行驶了超过100万英里,而无人驾驶出租车似乎也是迟早之事。

  夏基预计,服务业受到的冲击将尤为严重。他估计,到2018年时,服务业的机器人数量将达到3,500万台。一种名为Monsieur的机器人酒保已经上市。在加州圣何塞的一家五金店,机器人店员Oshbot已经上岗。据报道,英国沙拉连锁店Tossed本月宣布,伦敦的两家分店将启用自动售货机取代收银员。近日,达美乐餐厅(Domino’s)在布里斯班推出了一种专门配送比萨的机器人。对于机器人正在夺走人类工作的说法,有些公司似乎很敏感。

  彭博社近日报道称,谷歌正在出售波士顿动力公司(Boston Dynamics),后者因为发明了多款灵活度惊人的机器人而闻名科技界。据彭博社获得的一封谷歌内部邮件,一位谷歌员工写道,“科技界欢欣鼓舞,但我们也开始看到一些负面评论,说机器人太可怕,它们会抢走人类的饭碗。”Maidbot是一家机器人制造商,其生产的机器人专门用于打扫酒店客房。该公司创始人迈卡·格林(Micah Green)强调说,“就现阶段而言”,该公司的产品是客房服务员的“补充而非替代者”。

  但有些发明者却毫不掩饰他们用机器人取代人类的意图。在距离Eatsa仅仅几英里的地方,旧金山初创公司MomentumMachines正在研制可以取代后厨人员的机器人。2012年,该公司推出了一种能够独立制作汉堡的全自动机器人。如今,该公司在其网站上写道,这种机器人已经会做沙拉、三明治以及“其他许多含有多种原料的食物”。该公司联合创始人亚历山德罗斯·瓦达科斯塔斯(Alexandros Vardakostas)向新闻网站Xconomy表示,“我们的设备不是要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而是要完全取代他们。”

  机器人朋友Mabu

  2014年,自称是后未来主义者的斯托·博伊德(Stowe Boyd)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他在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份报告中问道:“2025年的核心问题将是:在一个不需要人类劳动,只需要少数人去引导‘机器人经济’的世界里,人类还能做些什么?”答案可能在于那些通常没有薪水的工作,比如往往由女性担当的陪护工作。电脑和机器人或许比人类更擅长体力劳动、文书工作甚至是逻辑推理,但它们没有感觉,也没有情感。

  不过,倒也不见得。在旧金山的一间地下办公室,科里·基德(Cory Kidd)博士正在研制一种机器人,它的唯一任务就是诱导主人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这种机器人名叫Mabu,如台灯般大小,腹部有一块触摸屏。作为“个人健康伴侣”,它主要是为了帮助慢性病患者。Mabu拥有一双大大的绿眼睛和淡黄色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动画片《头脑特工队》里掌管某种情感的小人。而情感恰恰是这款机器人的核心元素。

  图注:Catalia Health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科里·基德与机器人Mabu。

  作为一名机器人,Mabu做的事情算不上惊天动地。它只是静静地坐在床头柜上,每天醒来一两次,陪主人说说话。对话内容由几名行为心理学家和一位好莱坞编剧设计,而通过人工智能,Mabu可以适应不同主人的性格和兴趣,其目的是让“患者主动”遵守治疗方案。Mabu有着女性的嗓音和外表,基德说,这是基于研究做出的选择,因为人们通常认为,“女性更乐于助人,也更有爱心”。

  Mabu在乎我们吗?虽然它只是一个塑料制品,但当基德对它说自己心情不好时,它回答说:“你的压力太大了。”然后垂下头,一副为我难过的样子。我们喜欢Mabu吗?基德说,试用结束后,他从患者手中收回Mabu时,很多人都不愿意。“他们说,‘它就像是我的家人。’”它能提供人类可能无法有效提供的某种情感和心理支持。

  设想一下,如果你的伴侣每天都问你吃药了没,你再想想,你们的这种关系能维持多久(正因为此,基德说,“我们不想取代任何人。但我认为,没有人能扮演好健康伴侣的角色。”)但如果Mabu能比人做得更好,人类还能干什么?或许只剩下生养孩子了。诺埃尔·夏基认为这是绝不能让机器人染指的领域。2008年,夏基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机器人的道德边界》一文,他提醒人们注意,日本和韩国已在研发“育儿机器人”。

  夏基一直在关注“保姆机器人”领域的动向,包括一些已经面市的机器人,比如日本电气公司(NEC)的儿童看护机器人PaPeRo。“我们已经看到机器人在育儿方面存在过度使用的苗头。”夏基说,“我们仔细研究了机器人长期照料儿童可能产生的后果,这类孩子或许会产生严重的情感障碍,这将使我们的社会大乱。”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