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吴恩达对话刘慈欣:人工智能的未来 20 年会怎样?

2016-06-23 10:16
野明月
关注

  吴:对啊,那对是的。所以我觉得我是非常尊重有想象力的人,可以帮我们梦想未来应该做什么。

  主持人:我问一个极致的问题,说因为现在有很多的方向可以去突破,人工智能,如果只能选择一个方向, 把你的人工智能的理念和资源,投入到一个方向上去,你会放到什么方向?

  吴:现在我用我自己最多的时间是做两件事,一件就是有关语音的工作,语音识别,语音合成工作。第二就是自动驾驶。这两种都会改变人类的工作的 nature。同时我觉得医疗和教育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目前还不必担心人工智能「变坏」

  主持人: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它会不会在电脑或者我们广义上的Internet这个平台上,涌现出一种类似于像生命这样的东西?

  吴:其实我觉得人工智能,有一个我们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就是,人有 Intelligence(智能),也有Consciousness(意识);人工智能现在是有Intelligence是智能,不过没有Consciousness(意识),我们在历史上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可能未来我们可能会得到一个技术的突破,让电脑也得到这个Consciousness(意识)。

  刘:那么会不会它在拥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对我们会是一种威胁呢?

  吴:其实觉得电脑得到自我意识,这种技术还是那么远,所以我现在还是不太担心,那可能是一百年后,也可能是一千年后,当然我们也需要培养这些电脑变成好的电脑。

  主持人:你说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话题,就说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将来的人工智能会不会变成是一堆坏的人工智能,甚至是对人类产生某种的威胁?我个人的观点呢,我恰好认为,虽然它也许自己将来会自我生长,自我会进化,但是它最开始的时候,仍然是人所创造的。就像一个,后来有了自我意识的小孩子,在这之前其实也是父母教育的结果,所以有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有什么样的孩子。如果你是对自己人心里的善有充分自信的话,也许你就会对未来人工智能的善良,保持了某种的充分的希望,我大致是有这样的一个态度。

  刘:首先我觉得声明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而且是一个很彻底的乐观主义者,但是我的乐观不在你说的对人性的善上面的乐观,我对它我完全不抱任何希望,而且说是把人的善投射到包括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上,我也完全不抱希望。但是为什么我还抱有乐观的态度呢?我的乐观是从另一个角度,不同的渠道来产生的,就是还回到人工智能的话题上,首先我认为像吴老师说的,人工智能离那个威胁到人类、具有自我意识、同时又有足够高的智能,还是个很遥远的事情。防范强人工智能对人类造成威胁,有多种多样的方法,有很多的措施,包括把最终的电源掌握在我们手里,那再高的人工智能一断电什么也不是了对吧。其实从我们的生物界看来,我们人类的智能远远高于蚂蚁,也远远高于苍蝇,我们早就想消灭苍蝇了,但我们现在是没有办法去消灭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去统治它。

  吴:其实我觉得你刚才讲了一件事,是很有意思的,就是人工智能的智能是跟人类智能是不一样的,给你一个例子,我们做了很多那些无人驾驶的工作,那么我觉得电脑可以安全地驾(驶)汽车,不过电脑驾(驶)汽车的方法是跟人类驾(驶)汽车的方法,我觉得是不会一样的。不过呢,我们这个自动驾驶不会喝酒后驾车,也不会有一(边)驾车,一(边)发短信的 distracted(分心)问题,所以我觉得未来的自动驾驶会比人类驾驶,可能我觉得会更安全。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