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在看颜值的社会 机器人太可爱也不好

2016-06-24 08:58
Radow
关注

  上周五在一家购物商场内,六岁的鲁比·道林(Ruby Dowling)和友善的蛋型机器人成为了好友,她五岁的妹妹莱拉(Layla)甚至还拍了拍机器人光滑的白色肚子。像所有包围机器人的孩童一样,鲁比对于这个可爱的机器人充满了兴趣并说道:「这个机器人太好玩了。」

  这款名为K5的机器人能够获得如此反应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毕竟它就是为了「亲近」人类而设计的。然而当它被一群孩童当做眼中的「大白」而围绕着的时候,K5作为商场的安全警卫想要重新会到工作岗位,随后K5做出了让那些小崇拜者无法预期的动作--发出噪音来驱散围绕着它的孩童。

  三岁的威廉·米怜(WilliamMilne)低语得说道:「这是一个怪物。」

  当机器人设计师的最新科技成果进入日程生活并开始承担公共场所的部分工作的时候,总是希望赋予这些机器以亲和的身体曲线和类似面部的功能,从而让普通人认为它们是没有攻击威胁性的。然而经历这件事情之后让机器人设计师意识到这是一个并不合理的观点。

  如果将机器人设计地太过于「亲和」或者太过于「温顺」,必然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2014年人机交互方面的专家在一家日本大阪的购物商场安置了一台帮助老年人购买食品杂货的机器人用于观察机器人受虐研究。他们在追踪调查后发现到该商场的孩童会踢打、用瓶罐击打机器人,更有甚者弯曲机器人的脖子。

  来自私人科研公司ATR智能机器人与通讯实验室(ATR Intelligent Robotics and Communication Laboratories)的资深科研专家的德拉任·博西)说道:「机器人曾说过『救救我!』和『哎哟,这会伤害我!』,然而这依然无法停止孩子的糟蹋行为。」

  在多台K5首次亮相高通园区内部的时候,凭借着可爱的造型受到了公司上下的欢迎,并为其授予了包含照片的身份胸牌。近期的某个清晨,在高通公司圣地亚哥园区内和往常一样开始工作的时候,一台K5在面部出现了红色的口红印。负责维护这些机器人的高通工程师布兰恩·班尼特(BryanBennett)说道:「这个口红印让我们感到有点震惊。」

  公司用身份照片胸牌以表示对它们的欢迎。而在最近的一天早上,在高通公司的圣地亚哥园区内,一台K5在面部开始悬挂着红色的口红。负责该机器人维护的高通工程师布兰恩·班尼特(BryanBennett)说道:「这个吻让我们感到有点震惊。」尽管在他的满分10分的可爱评判中,这台K5只有「七八分」,不过他表示:「我宁愿认为它是英俊的。」

  而考验人与机器人之间信任的另一个典型案例就是HitchBOT,它是一个面部带有笑容的LED屏幕和圆筒型身躯的搭乘机器人。该机器人无法行走,而是通过搭车来前行,所以能否到达目的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与机器人之间的信任,然而结果是在去年夏季HitchBOT在费城发现被肢解。HitchBOT的创始人表示:「尽管该项目已经证明机器人事实上真的能够信任人类。但在这个基础上同样存在一些例外。」

  而让设计师为HitchBOT装备大眼睛和按钮型鼻子使其看上去更加亲和的重要原因是希望扭转普通人在好莱坞大片耳濡目染下对机器人所产生的偏见和恐惧,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科技/末日电影中常常塑造出杀人机器人、天网工程和美女杀手机器人等形象。隶属于Alphabet集团Google设计师古尔登·克里希纳(GoldenKrishna)说:「因为在人们所摄像的所有末日场景中都有机器人的存在,因此厂商必须为机器人注入一些可爱元素。」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