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如果人工智能“圈养”了人类会怎么样?

2016-06-20 09:19
默菲
关注

  卡普兰在书中写道:“一场由电力驱动的现代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只不过这次演化的终点将停留在尚未成型的机械动物门。”

  灵活的机器人系统,有独立行动能力,分布广泛,能够跨越物理和电子领域,并且在超乎寻常的距离内以超越人类的速度交流。用叶芝的话说:“它的时刻终又来临,什么样的巨兽缓缓地,走向伯利恒(巴勒斯坦中部城市,相传为耶稣的诞生地——记者注)去投胎。”

  既然人工智能如此万能,那它们还留着人类做什么?“它们可能需要我们的头脑。”卡普兰说,“因为我们是有意识的,有主观经验和情感——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它们也有类似的东西。”

  卡普兰安慰人类,有些工作可能是机器无法胜任的。他指了三个方向:一是涉及人和人面对面沟通和交流的工作,人们不希望对着机器说话;二是表演艺术,人们不希望听一个机器人拉小提琴;三是蕴含着工匠精神的产品,尽管可以机器生产,人们还是更喜欢手工定制。

  然而,只有当人工智能需要人类的时候才会与人类合作,一旦它们可以设计、修理以及复制自身,人类就可能孤立无援。它们会“奴隶”我们吗?“不,它们更可能圈养我们。”卡普兰说,“或者把我们放进保护区,让我们生活得惬意且方便,并失去探索边界以外世界的动力”。

  一头银发、似乎是从未来世界穿越回来的卡普兰这样描述:“地球可能会变成一座没有围墙的动物园,一个实实在在的陆地动物饲养所,那里只有阳光和孤独,我们的机械看管者为了维护正常的运转偶尔会推动我们一下,而我们会为了自身的幸福高举双手欢迎这样的帮助。”

  看到这里,读者也不必过于惊慌,即便未来是《终结者》,T800也会被改变程序保卫人类。“所以,全在于设计和使用人工智能的人会不会做坏事,人工智能自己不会。”卡普兰说。

  他描述了一个“人机共生”的新生态:在这个生态中,机器人犯罪了,我们知道该如何去惩罚,也知道该如何让自己不受牵连;在这个生态中,我们的企业、教育与个人,知道该如何建立一个有益的绿色闭环,以帮助将近半数的失业人员再就业;在这个生态中,我们知道社会里企业的形态、竞争机制甚至社会保险制度,会面临什么样的选择,该怎么做才能让社会经济良性运行。

  卡普兰说:“最终,在这个生态中,机器人做机器人该做的,而人的价值自有它的去向。”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