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机器人产业治“虚胖”需政企研合力

2016-07-14 08:25
林契于宸
关注

  需求空间巨大,政策支持给力,企业积极上马生产。然而,机器人这一被各方寄予厚望的新兴产业正在经历着“成长的烦恼”:外资品牌切走了中国市场最大的一块蛋糕,在技术、零部件成本方面对国产机器人形成了压倒性优势;而在政府补贴等多项扶持政策下,短时间内中国涌现出近千家机器人公司,重复建设、恶性竞争等乱象丛生。

  新兴产业成长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与光伏行业类似,国产机器人目前正面临着躁动与彷徨,困境之下,如何浴火重生?政府到底该如何支持新兴产业成长?

  “在机器人领域,补贴政策的存在是必要的。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对机器人的需求很大;国外机器人巨头占据中国大部分市场份额,国内机器人产业普遍散、小、弱。如果没有政府对机器人产业的补贴,中国的机器人企业是很难从这些巨头手中夺回市场的。实际上,在政策支持下,中国机器人产业链条也在逐渐形成,出现一批骨干企业,在各领域的中低端市场已形成一定竞争力。从低端向高端是一个过程,机器人产业正在兴起,强筋健骨,现在正是时侯。”7月10日,哈工大机器人集团(HRG)与合肥经开区签约,共同投资20亿元,在合肥经开区建设哈工大机器人集团华东区域中心、华东制造基地及中央研究院三大板块。在签约前的媒体专访环节,中科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韩杰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未强先胖,机器人产业有点儿“虚”

  在江淮汽车厂电动汽车生产车间内,AVG自动导航车通过预铺设的轨道,可以将零件按照既定线路送至工作人员手上。数不清的机械臂,骤然围拢,将不同部件快速装配成一体后又各自散去,一件产品就此完成。这些机械臂形状、动作各异,令人眼花缭乱。这些AVG车和机械臂有国外进口核心零部件在国内生产的,也有国外进口的。

  属机械臂供货商之一的合肥联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与江淮汽车厂均位于合肥经开区内。合肥联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属台资企业,成立初期专业生产机械臂,但在一年生产之后,公司转向面对机械臂的系统集成和高端机器人,“原来公司目标是生产机器人,当第一台机械臂生产出来以后,我们发现,这种机器手臂用委托加工的方式,放在哪里都可以生产,但要把这个手臂卖出就很难,因为代工厂和大多数非专业机器人生产商不懂工厂、不懂流水线,这种机器人生产再多,也没法应用,所以我们就将重点转向系统集成。”合肥联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欧秉承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这其间,我们的研发团队水平在不断提高;生产也在向高端进军,道理很简单,因为低端只能拼量,挣不到多少钱,当没量可拼的时候,企业就只能死。”欧秉承认为,现在机器人市场有点“虚胖”。

  “虚胖”源自市场的诱惑。安徽省经信委曾对当地30个机器人应用企业进行了调研,得出的结论是,机器人的经济效益明显,以汽车生产线为例,一个工作站能替代3个人,按照每人每年4万元的人力成本计算,一个工作站替换的成本在12万元;而工厂往往是两班制,一个工作站每年替换的人力成本则为24万元,同时,制造业人力成本还在以每年10%左右的增速上涨。两相对比,结论是,安徽企业对机器人需求是“刚性”的。

  欧秉承告诉记者,经过其市场调研发现,机器人市场的核心关键零部件有80%依靠进口,按理说这么高的进口比例,机器人市场需求非常高,不应再重复类似光伏产业低端过剩、高端不足的缺陷,但事实却非如此,“各地都在搞机器人产业园。”

  “近年来,国内机器人在减速器控制器、电机、驱动器等核心部件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可喜的突破,但总体来讲,国产核心部件的确仍然存在性能、价格等方面的问题。集团将在合肥部署智能机器人控制器、精密减速器等方面的研究,并研发融合电机—减速器的一体化关节,开发低成本、轻量化的机械臂产品。”韩杰才说,目前国内机器人产业的高端产业低端化、核心技术空心化等软肋已经成为共识,集团希望通过提升基础研究水平和产业整合能力,突破困局,“我们估算了一下,研究院每生产、销售1亿元的设备,合肥当年增加的工业产值就能超过10亿元。”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