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新松机器人曲道奎:一手利剑,一手药箱

2016-07-21 18:19
安娜PARKER
关注

  在5月14日播出的《开讲啦》中,曲道奎扬言撒贝宁也许还有5年就会被机器人代替(小撒一脸生无可恋)。小撒在节目中也急着问曲道奎:“它代替了我,我干什么去呀?”曲道奎笑嘻嘻地回答:“你培训它呀,多好。”

  面对机器人产业的发达是否会割裂人类社会秩序的质疑,曲道奎表示“技术的进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们只能一手拿着利剑,劈开未知的科技世界,另一只手拿着药箱,不断疗伤。”

  每个男孩都有机器人梦

  “几乎每个男孩都有一个机器人梦”曲道奎笑说,一是因为男孩调皮,爱捣鼓东西,二是因为男孩子懒,总想着造出个机器人帮我干活。那时候对机器人的热爱全是最朴素的想象。

  说这话的曲道奎已然担任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松机器人”)总经理。儿时的机器人梦在报考研究生时实现。曲道奎师从“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新松机器人就是以蒋新松命名的),曲道奎表示恩师蒋新松不仅是“机器人之父”,在他心里也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蒋新松是最早一批研究机器人的学者,而曲道奎是他开设机器人学后招收的最早一批研究生。据曲道奎回忆,在80年代,他上研究生的时候,机器人学还没有教材。几乎所有的内容都是由蒋新松到国外交流、考察、开研讨会带回来的最前沿的消息。蒋新松四处搜罗会刊、课题研究等,带回来给他们讲。

  曲道奎在《开讲啦》提到,读研究生那时候只觉得能实现机器人梦,好神奇。他不知道的是,从那以后,他的成长轨迹与我国的机器人事业发展轨迹高度重合。

曲道奎/图 来源网络

  我国的机器人事业和国际相比起步较晚。在上世纪60年代国外就已经有工业机器人投放市场应用,而我国的机器人发展也就近10年的事。

  研究生毕业不久,曲道奎被派往德国萨尔大学做访问学者。那时机器人在工业上的应用在西方国家已经极为普遍,在中国,人们却普遍认为机器人还是实验室的产物。

  曲道奎看到西方工厂里的机器臂,内心受到震动。他感受到机器人不应该被关在实验室,而应该投放到市场才能产生更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和蒋新松的想法不谋而合,蒋新松预见到了中国机器人未来的发展方向。“导师跟我说,你赶紧回来吧。当时他已经做出一个判断--中国机器人由研究走向应用的时机已经来临。”1994年,曲道奎提前回国,投入到中国工业机器人的研发之中。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技术文库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