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埃夫特许礼进:智造“人” 解放人

2016-07-19 10:09
蓝林笑生
关注

  一战成名的胡国栋团队,在处理了一系列项目后,大家脑子里默默冒出了一个想法:自己制造机器人。“我找到领导,也就是公司现在的总经理许总,我说:许总,我在现场维修这么多年了,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想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如果部门从事装备开发的话,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时任奇瑞汽车公司设备部部长的许礼进对胡国栋说:“可以考虑。”当时许礼进还鼓励他:“你先好好掌握吧,等有机会时,说不定会真造机器人。”许礼进虽然没有当场应允,但实际上这个想法在他心里也是由来已久。做为企业设备部的负责人,公司为进口机器人付出的高昂代价一直都困扰着他。

  此前,在一次设备升级改造时,奇瑞汽车公司设备部请到该进口机器人厂商服务。“邀请国外工程师来升级,收费是从工程师上飞机起以小时计算的,故障处理完少说也要花几万美元,更无奈的是外国专家只是简单地修改了一下程序,企业就要花近百万元。”这钱虽然不是许礼进自己掏腰包,但觉得心疼,觉得技不如人,永远受制于人,永远被动挨打。这件事给许礼进上了生动的一课:要掌握核心技术,要有自己造的机器人。

  机器人“外国造”所产生的尴尬局面一定要化解,许礼进的这个想法在2007成为现实。这一年,他在母公司的支持下,组建了安徽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跃跃欲试的胡国栋自然被招至许礼进的麾下,他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拟一份生产机器人的可行性报告。一提笔,这个年轻人才发现,自己当初似乎太冲动,修机器人和造机器人,毕竟还是两回事。

  修机器的人如何造出机器人

  一没技术二没经验,怎么才能“逼”生出一个团队自己造的机器人呢?创业之初,许礼进带着团队在全国各地寻找合作伙伴。他们曾前往沈阳、广州等机器人产业集聚地,却发现没有一家国内企业的现成技术符合汽车制造业对6轴机器人的专业化要求。为此,许礼进决定与国内的高校、企业联合研发制造,但经过一大圈的上门拜访,一些高校、科研单位和企业对他们的大胆想法感到惊讶,许礼进得到最多的答复是: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儿,还是慎重考虑为好。怀揣着梦想,埃夫特的团队几经周折,终于与哈尔滨工业大学有了交集。

  哈工大作为我国重点工科院校,在机器人研发领域有一定积累和优势,也十分愿意和埃夫特公司一起,为机器人制造国产化共同努力。2007年12月25日,哈工大副校长来到芜湖,与埃夫特公司正式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埋下了机器人“中国造”梦想的种子。至此,埃夫特公司的机器人研发制造项目终于有了合作单位和团队。

  花费整整一年的时间,双方人员组成了研发团队,万君就是其中一位。“以前仅仅是懂得一些机器人的维护保养,对如何制造机器人基本是两眼一抹黑。”万君说。创新,就得有种不畏艰难的勇气。在哈工大,万君和他的同事们从基本的理论知识学起。“为了造机器人,就连搁了多年忘得差不多的高等数学都得重新拿起来补习。”万君说,整个研发过程,就像蚂蚁啃骨头一样,一个个技术难题常常需要反复攻关才最终找到答案。

  “比如,机器人运动也有多种走法,这叫多解性。但机器人和人不同,它必须从多种路径中选择最优的一种。”万君记得一次在对机器人多解性进行分析时,机器人的运动路径和所发出的指令完全相反,本来往前运动,突然往后运动,把万君一帮人吓了一跳。一次不行就再来一次,经过反复试验,机器人从“1轴一动”到“6轴联动”,最终研制组装成功。一年时间,从早到晚闷在试验室里,吃在学校食堂,终于成功打造出第一台机器人样机。

  2008年8月20日,第一台样机开发完成并运回芜湖下线。2008年9月20日,埃夫特自主研发的国内首台重载165公斤机器人宣告试制成功。看着机器人在生产线上有条不紊地工作,大家就像看着自家“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样激动。总工程师游玮说:“总有一天,我们要让中国的企业都能用得起高质量工业机器人!”

  自己的机器人用起来

  要用自主品牌的机器人,来造自主品牌的汽车。上世纪中叶,第一台工业机器人在美国诞生。而如今,机器人在工业、家庭服务、医疗、教育、应急救援、军事等领域大显神通。许礼进认为,人和机器人,正在改变世界。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