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谷歌大脑之父:人工智能最快15年普及家用

2016-08-03 08:42
科技潮人
关注

  《福布斯》网站近日刊文,专访“谷歌大脑背后的大脑”JeffDean。Dean回顾了他自1999年加入至今在公司的不同角色,重点介绍了谷歌大脑的项目内容。Dean认为,谷歌保持创新的源泉在于保持部门的灵活性。软件开源与开放的文化有助于这家公司吸引顶级人才,从事研发。他个人猜测,实现通用AI最快仅需15年。

  JeffDean是谷歌最早的雇员之一,他1996年从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系获得博士学位,1999年加入谷歌。他是谷歌成长过程的关键人物,谷歌分布式计算基础构架主要由他设计和完成,该构架支持了谷歌的大部分产品。

  谷歌CEOSundarPichai曾说谷歌将从根本上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作为系统和基础构架部门的资深研究员,Dean和他的团队对于实现这一目标至关重要。在这篇内容广泛的访谈中,Dean描述了他在谷歌的多种角色、公司的AI愿景,他对于谷歌如何在成为巨头后保持企业奋斗精神的看法,以及许多其他话题。

  谷歌如何与官僚主义战斗

  PeterHigh:JeffDean,你从1999年起就加入了谷歌,见证了谷歌的大部分岁月。请简要介绍一下在谷歌的17年间你的角色演变。

  JeffDean:当我加入时,公司还很小。我们都挤在帕洛阿尔托的大学街上的一座小办公室里。我做的第一件主要任务是建造我们的第一个广告系统。而后我用了四五年时间做抓取、索引和搜索系统,这些是每一次谷歌检索都会用到的服务。之后,我大多与我的同事SanjayGhemawat等人一起工作,建造软件基础构架,谷歌用该构架来存储和处理大数据集、做建立搜索索引或处理卫星图像之类的事。最近,我一直在做机器学习系统方面的工作。

  High:你的涉猎范围如此广阔,你的职责也如此多样,我猜想你不会有模式化的工作日常。你怎样决定与公司内外的哪些人互动?我很感兴趣的是,你如何在你现在从事的不同事务上分配时间。

  Dean:我没有典型的工作日常。在前十四到十五年里,我没有担任任何管理职位,因此我有更多的自由时间来专注写代码。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在一些机器学习项目上担任了管理职位,这对我来说很有趣,也是一种新的学习体验。在公司历史上我做过许多项目,我想要与这些不同项目的进展保持联系,所以我常常会收到很多电子邮件。

  我花许多时间来处理电子邮件,大部分时间用来删除邮件,或是浏览邮件以了解正在发生什么。我有几个只要有时间就会去做的技术项目,我在各种会议和设计评审之类的事之余抽时间去做这些项目。

  High:谷歌在经过戏剧性的增长之后仍然是创新的典范。它仍然像当年小企业时期那样雄心勃勃、富于创新,另一方面它已拥有了科技巨头的人力和财力资源。公司如何与停滞和官僚主义战斗,以便能让自己保持敏捷,不被规模拖累?

  Dean:从我加入时起,我们一直经历着公司的持续增长。在早年,我们每年都会将雇佣人数翻倍。如果用百分比来衡量,我们现在大大放慢了招聘新员工的速度,然而如果用绝对数量来衡量,我们仍然在经历着实质性增长,大约每年新增10%、20%的雇员。每当公司规模翻倍,这都会驱使我们重新思考公司做事的方式。那些在X规模水平上有效的方法,在2X规模水平上就不再有效了。我们已经解决了如何让我们的企业风格、工程方法、组织结构、团队动力适应新的规模。

  我认为,对我们的成长帮助很大的一件事是,我们倾向于把工作分岔成许多不同领域,这些领域与谷歌正在做的其他东西保持一定的独立。建造能带来互联网接入的高空热气球,这种项目就和搜索服务之间没多大关系。我们实质上拥有多个不同的活跃项目,这些项目不像核心业务内部的项目那样需要大量的沟通,由此我们可以获得规模和效率。

  High:据我理解,谷歌/Alphabet之间的分离也体现了这种逻辑——试图保持敏捷性,同时将各种不同的活动分离开。可以这么说吗?

  Dean:可以。我认为这使得Alphabet下的其他一些部门能更独立的运行。关于这种规模上的翻倍,我想说的第一点是,这确实带来了一些变化,过去我们每个人都在同一座办公楼里工作,现在每个人都需要在不同的办公楼间往返。

  另一件事是,过去我们的工程人员都位于山景城,后来我们在苏黎世、纽约、东京和西雅图都建立了工程机构。有一段时间,我们同时拥有这五个机构,而它们也都发展得更庞大。之后的短短几年里,我们从五个工程机构发展到三十五个工程机构,因为我们感到,我们可以在世界各地找到那些有天分的人,并在他们附近建立机构吸引他们。这使得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我们如何将工程方面的努力组织起来。

  如果你只有一家小机构,那么你大概不应该让员工去做一百件事;他们应该只去做少数几件事,并专注于将它们做好。一些小机构曾经以山景城总部的做法为榜样,他们会去看山景城的人在做什么;他们发现山景城的人在做一百件不同的工作,于是他们以为自己也应该去做一百件不同的工作。我们经历周折才找到一种更好的方式,把分布在各地的工程机构的员工都调动起来。

  个人猜测:最快15年实现通用人工智能

  High:谷歌CEOSundarPichai曾说,从长期看,硬件设备将退隐,而计算将从移动优先演化到人工智能优先。关于这个人工智能优先的世界,你将如何表述谷歌的愿景?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技术文库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