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专访陆奇:微软最有权势的华人谈云计算和AI

2016-08-08 10:39
魏丁小陆
关注

  问:在开发小冰日语版的时候,是基于中文翻译平台,还是从零开始,本地语言开发出来?

  陆奇:从零开始,文化语言环境完全不一样。一开始我们跟项目负责人有过讨论,是不是这个产品只有中国玩的转?我们说至少试试,看哪个国家哪个语言跟我们接近,就是日本。试下来以后我们就知道了,这个产品肯定是全球化的。但是每个国家必须要从零开始,因为每个国家的语言和文化不一样,你没法搬过去。

  问:现在做人工智能其实是用深度学习的方式,利用现有的很多样本。那微软是怎么样产生这样的样本的?人工给一个图片,或者一段话分析他的情感,给小冰来训练吗?

  陆奇:从算法上来说,机器学习从整个历史上来讲有几种大的方式,一种是你有样本,真正做到人工智能的有非常大的限制。AlphaGo最大的创新,是使用了增强学习,可以自我学习,但是这也有它的限制,它的限制就是你探索的环境多大,如果探索环境不大的话,你学来学去,就是学一个封闭的系统。

  我们公司的团队研发迁移,我自己个人也做了不少,人与人之间知识可以传输的,迁移也必须要做。最后还要解决一部分问题,人一部分的知识,我没有做增强,也没有人来教我,我自己琢磨。所以人的知识就是三部分把它总结起来,增强学习,这是三部分学习的方式,我们微软这方面做的研发做的比较多。

  问:小冰各方面的能力,对情感的把握和去年相比有很大的提升,微软有没有想过把商业化给提上议程?

  陆奇:小冰的盈利空间是非常大的,我们完全有机会创建新一代盈利形式,跟搜索广告一样,我觉得搜索广告可能是盈利最好的代表。

  为什么搜索广告业务有效性非常强,同时用户体验可以维持在很高的水平,有几个层面,第一个,信息结构。搜索广告和自然搜索的结果是完全一样,都是针对关键词。第二,用户体验也是百分之百吻合;第三,搜索广告效益完全可以百分之百用精准的方法来测试;第四,搜索广告盈利体系是建立市场机制,每个广告商要不断地提高广告的质量。

  像小冰这样的产品,它的战略意义,对整个生态系统的广泛度,在这个阶段我对团队的要求,基本上是完全注重用户体验和生态系统的健康。如果过早的做盈利,用户体验会受到损伤,整个生态系统会受到一些约束,我们觉得这个是不值得,在这方面,一定要把基础打扎实才行。

  问:您刚刚提到了用户体验,要做用户体验可做的事情非常多,而且是一个很庞杂的系统工程,微软在内部有没有一套自己制定的标准或者是方法,把它变成有规划性的事情?

  陆奇:我们整个工业创新的核心是在三个圆圈的结合,第一个圆圈是人类的需求;第二个圆圈是技术上是否可行;第三个圆圈是商业上能不能建立有效的商业,这三个必须都成立才行。其中人的需求是最难预测的,最难预测的是将来。

  目前美国科技公司成绩做的最好,发展潜力最强,第一是Facebook,第二是苹果,这两个共同有共同点,他们都是产品研发,技术对他们来讲是一个工具,他们公司着重点如何把用户体验做的越简单、越精准。在中国,我个人觉得现在实力最强的是腾讯,腾讯完全是一个产品导向。张小龙以前有一个PPT讲微信哲学,我们把它翻译成英文,给我的团队去讲。

  在新一代,在移动和云这块,手机也好,手表也好,这些数字化的用户体验已经不再是一个工具,是个体的延伸,我们对它要求是非常非常高。我个人觉得用户体验的简单、精准,对整个公司起着战略性的作用越来越大,技术当然永远是最重要,但是用户体验是下一代企业核心竞争力。

  微软的传统文化是比较注重技术,这是好事情,我们还是继续重视技术,但是我们必须要改进我们的文化,不断地执着的追求用户体验的简单,世界上可能最复杂的事情把用户体验做的简单,做到简单的用户体验是绝对不容易的。

  问:小冰后面有很多的技术支持,包括云计算平台,云平台在印度,包括像医疗、农业合作非常好,微软会在这方面和中国政府有合作吗?

  陆奇:微软把云计算的技术投入是作为核心。如果没有云的技术,大规模的数据处理,包括语音处理也好,机器学习也好,都没法完全往前推。刚才你讲到在印度做医疗、农业,我们在中国是非常非常有信心,跟中国政府也好,跟中国国企也好,建立双赢的关系。

  我个人并没有了解具体的案例,但是我是完全相信,我们公司是非常愿意。我个人自己也是参与很多在美国跟医疗有关、农业有关的项目,在美国找到合作伙伴,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的技术真正推进社会往前发展,不光是商业,对整个社会都可以用这个方向推进。

  问:目前在小冰上的研发投入大概有怎样的金额数量级?

  陆奇:第一,打仗不是看人多,关键是要看团队的质量。第二,你必须运用当地的特殊的创新环境。第三,在微软基本上强调全球共享。

  从小冰开发上来讲,我们现在的团队也是非常强,人数未必多,但是创新的质量、创新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团队也充分利用了中国独特的微信、微博这些平台。同时我们充分利用了全球的技术,语音是全球共享的,大数据的东西很多都是全球共享的,我们美国很多团队做了很多基础研究来支持这里的团队。我不能说有多少资金花进去,但可以说我们领兵打仗的能力多强,我们创新的环境是多么有效,我们全球的品牌是如何利用起来。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