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度分析】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发展与新科技革命

2016-09-04 06:37
水墨黯月
关注

  机器人与工匠精神

  所谓工匠精神就是精益求精地制造,尽心尽力地服务,“术业有专攻”,长期磨练一技之长。笔者参观日本一家工厂时,发现其用大标语写着“一品入魂”四个字精练地体现了工匠精神,就是要把“心”与“魂”注入到独此“一”家(only one)的产品之中。

  或许有人会问,工厂劳动者是匠人精神的载体,如果机器人把工厂劳动者的工作都顶替了,还需要工匠精神作什么?这种看法显然是错误的。笔者曾考察过日本一家做刀片的中小企业,该公司在20世纪30年代末创业时,曾制作用于切金属钢笔尖中缝的刀片,后来他们仿佛迷上了一个“切”字,发挥“一品入魂”的工匠精神,把刀片做得越来越薄越来越硬,居然可以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做出比纸张还薄得多的刀刃,排成一行的几十片刀刃在每分钟3万转的旋转状态下,能迅速而准确地把坚硬的硅单晶片切成数以百计的小芯片,留下宽度仅为头发丝几分之一的切缝,而这些小小的半导体“芯片”正是手机、电脑、家电、光伏电池、航天器、导弹武器乃至一切信息产品须臾不可或缺的元件;正是“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革命”须臾不可或缺的支撑。

  机器人、3D打印等新科技发展需要工匠精神的支撑,还体现在新科技产品的研发过程中。比如要使新科技产业化,变成生产力,一个极重要环节就是把构思或设计变成实物。作为新科技研发基地,如果只有科学家、设计家和企业家,而没有善于动手做东西的“能工巧匠”,那就只能是“纸上谈兵”或只能是搞交易做买卖。中科院院士沈鸿曾说过,“专家设计的图纸再好,如果技术工人制作不好也白费”。对于真正搞研发的科技工作者来说,最值得憧憬的就是这样的地方,在这里,你有什么新奇的思想和设计,你想制作什么新试验装置,总会有能工巧匠来帮忙,把画在图纸上的思想变成实物,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那些能工巧匠往往具有那种以“能做出最好的东西、做出别人做不出来的东西”而自豪,并以此作为自己实现人生价值寄托的工匠精神。

  新科技革命将可能使“工匠精神”更加出彩的一个最大理由是,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的发展,工业生产正在形成单品种大批量生产与多品种小批量生产并存的“双模式”,而多品种小批量生产则进一步朝着“个性化生产”转变,即生产者按照消费者个性化需要进行定制生产日趋普及。作为定制生产者,需要兼备有以下特点的工匠精神,其一是与消费者进行一对一的亲情对话的能力,具有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就生产什么样的产品;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就提供什么样的服务的、为消费者量体裁衣的“裁缝精神”和彻底的不仅是“为了人民”而且是“为了人民中的每个人”的服务精神,这种“消费者需要什么生产者就制造什么”时代的工匠精神比起过去“生产者制造什么消费者就消费什么”时代的工匠精神显然要提升一个档次。过去生产者为了追求规模效益而大量生产同一种尺码系列的鞋子,迫使消费者不得不“削足适履”“挤足适履”,这种情况将会越来越成为历史。其二,“个性化生产”者的工匠精神不仅要“做东西”而且要“做事情”,不仅为消费者做家电、汽车等各种产品,而且为消费者解决衣食住行遇到的各种问题,工匠精神从尽心尽力“做东西”到尽心尽力“做事情”显然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其三,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由于一般人都拥有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双重身份,个性化的生产和消费必将既提高生产者的工作质量也提高生产者的生活质量,最终提高人们的身心质量,从而使劳动者更好地发挥高度的工匠精神,实现具有更高品味、更高活力的社会。其中,也会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为自己生产,制鞋厂向消费者个人出售鞋类生产的权利和软件,消费者利用3D打印机生产符合自己特殊需要的鞋。总之,个性化生产和消费的范围逐渐扩大,意味着人们的生活将更加美好,更加丰富,然而也必然要求更多的人为之劳作、为之服务、从而产生更多的工作岗位。

  在上世纪80年代,笔者曾经通过考察日本的很多工厂,总结了工匠精神的几个特点,感到这些特点至今仍然有现实意义:(1)“工匠精神”是以热爱劳动为美德的生产现场优先主义;(2)“工匠精神”是通过生产实践锻炼出来的,生产实践的要求越严格就越能锻炼人;(3)“工匠精神”是不分等级的,普通工人、技术专家、经营管理者在生产中都是平等的,大家能互相交流合作、切磋琢磨,为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产品质量而共同努力;(4)“工匠精神”与员工士气高、能积极地提出合理化建议、开展技术革新的创新精神相结合的;(5)“工匠精神”不分学历,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都可以在生产第一线一展身手;(6)“工匠精神”既体现为专注于某一种工序努力锤炼“一技之长”,又体现为不局限于自己的工序,而持有对生产过程的整体观念;(7)“工匠精神”在行业之间也是不分高低的,“低技术产业”员工的“工匠精神”完全可能转化为“高技术产业”员工的“工匠精神”;(8)在多数产业领域,“工匠精神”总是与能够团结互助的“团队精神”或集体主义精神紧密结合的;(9)“工匠精神”需要企业经营者高度重视生产现场并注意培养技能人才,更需要以整个国家对普及教育和职业教育的高度重视作为背景;(10)员工的“工匠精神”与企业的“寿命”成正比,企业经营得越好,“寿命”越长,员工的“工匠精神”越强。

  近年调查表明,中国制造企业的平均寿命11.1年,其中寿命达20年以上的仅7.9%,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有2.5年。从国际比较看,中国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7~8年,与欧美企业平均寿命40年、日本企业平均寿命58年相比,存在着很大差距。显然,企业寿命年数的差距与企业员工技能的差距有着密切的联系。因为企业寿命越长,就越有利于企业培养员工的“适合本企业需要的技能”,特别是日本采用终身雇佣制的企业,很舍得为“企业内教育”下功夫,因为经营者比较不担心员工的技能水平上去了,就会“携技能”(很可能包含企业的技术秘密)而“跑路”甚至投奔到与之竞争的企业。与日本相比,很难想象平均寿命只有11年甚至2.5年的中国企业怎么可能会舍得下工夫培养员工的技能。

  有统计表明,截至2012年,寿命超过200年的企业,日本有3146家,为全球最多,德国837家,荷兰222家,法国196家,之所以如此多的长寿企业集中出现在这些国家,是因为他们都在传承着一种精神——工匠精神。一个民众之中比较普遍地传承着工匠精神的国家比较容易获得尊重。中国学者王文说:即使在中日政治关系很不好的情况下,“2014年中国赴日本旅行达220万人次,比上一年增加82%,2015年更达到500万,再翻一番,其中将近1/3的中国人都去过日本两次以上,俗称‘回头客’,更重要的是,几乎所有去了日本的中国游客回国后,都在讲同一个故事:日本挺好,印象不错,东西也不贵,医疗、观光很有吸引力等等。”王文认为:“除了经济总量的超越外,中国与日本的社会发展差距仍然是全方位的,如何冷静察觉到中国本身的不足,发现‘对手’日本的某些优点与长处,相当考验智库学者的智慧与责任。中国继续学习与钻研日本,与对日斗争博弈显得一样重要。”“中国人应拥有敬重日本人的雅量。这种敬重恐怕应该与对日本扭曲历史观的憎恶、对其外交‘两面人’方式的批判并行不悖。”?然而,当今中国却比较普遍地存在着劳动者素质不高,做工做事不尽心尽力,工作态度比较浮躁,忽视产品品质灵魂等问题。有专家指出,我国是制造大国,但“中国制造”少见享誉世界的品牌;鉴于工匠精神的差距,“在同样的流水线上,日本工人、德国工人生产出的是A级品,而我国工人生产出来的可能就是B级品”,缺乏工匠精神成为当代中国制造企业难以做强的根本原因。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