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度分析】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发展与新科技革命

2016-09-04 06:37
水墨黯月
关注

  机器人与市场

  恩格斯说:“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就机器人而言,先是工业生产的需要推进了工业机器人技术和产业的发展,继而是服务行业的需要推进了服务机器人技术和产业的发展。与工业机器人具有比较明确的“现在已有的需要”(比如汽车生产线上的机器臂)相比,对服务机器人的社会需要可谓“海阔天空”,其应用范围非常广泛,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边界的,随时可能开拓“出乎意料”的新应用、新实践,因而在市场需要不很明确的情况下,开拓市场的不确定性很大。

  服务机器人一般分为“工作用服务机器人”和“家庭或个人用服务机器人”,从世界看,欧美等国的“工作用服务机器人”需求约有45%面向防卫和军事用途,而在超老龄化的日本,面向护理、清扫、娱乐等领域的“家庭或个人用服务机器人”受到更多关注。总之,服务机器人是一个需建立在新的知识和文化基础上的、不同于用途比较单纯的工业机器人的新兴产业领域。

  在现实生活中,科技工作者往往会遇到两类矛盾,其一是“现在已有的需要”与“现在尚没有的技术”之间的矛盾,这就需要我们去创造新的技术来解决矛盾;其二是“现在尚没有的需要”与“现在已有的技术”的矛盾,这就需要我们去创造新的需求来解决矛盾;其实,人的欲望或需求是没有止境的,所谓“创造新的需求”在实质上就是挖掘尚未显露的潜在需求,创造需求也就是“创造市场”,“创造顾客”。按照熊彼特的创新理论,创新是“市场和发明的结合”,是“(对市场的)洞察与技术发明的交点”,在机器人或其他技术领域,成功的创新者需兼备深刻的“市场洞察力”和“技术发明”的才能,在“(对市场的)洞察与技术发明的交点”之上开发新产品。

  机器人要能够为市场所欢迎,需达到“三用”、即实用、易用、耐用。所谓“实用”就是有实际用途(这取决于机器人企业能否真正站在消费者立场上,仔细把握各阶层人们的实际消费需求,而不是仅凭技术人员的兴趣和爱好来进行产品构思和设计等);所谓“易用”就是使一般人都可以熟练使用;所谓“耐用”就是产品达到为满足实际用途所需的“寿命”和低故障率(这关系到产品质量和可靠性)。

  20世纪90年代末,日本索尼公司开发了宠物机器人(“机器狗”)AIBO,被视为日本“家用机器人第一号”。该款机器人从1999年开始发售以来,累计仅售出15万台,尽管机器狗不会带来拉屎撒尿的麻烦,但与毛茸茸的真狗相距甚远,很难讨人喜欢,因此,这种当时被视为家用机器人“先驱者”的机器狗的商品寿命只有八年,于2006年停产。据专家称,要使机器人具有活物甚至人类那样的皮肤毛发,需要数以万计的皮肤传感器,还需埋设数量之大超乎想象的信号线路,其技术难度极大。AIBO机器狗的失败,就因为它违背了在“(对市场的)洞察与技术发明的交点”之上开发新产品的道理,因为似乎宠物机器人会得到消费者的喜爱,但消费者真正喜爱的是“有体温”的、毛茸茸的机器狗(“导盲机器狗”可以另作别论),而技术发明尚远远未能满足这种需求,这个例子表明AIBO机器狗的开发者既没有真正洞察到市场的需求,也没有意识到当今技术发明的局限性。

  另一种情况是,尽管技术发明达到了期望水平,但技术开发者对市场的洞察不够准确而导致失败的例子也有很多。例如日本松下电器公司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开发出清扫机器人,却迟迟未能商品化,其原因是日本的相关企业担心“万一清扫机器人把日本人家里的佛坛上的蜡烛碰倒并引起火灾,责任该由谁负”之类的安全问题,因而一直未能实现清扫机器人的商品化,也一直未能开发出“不会碰倒任何东西”的尽善尽美的清扫机器人,以致日本人至今仍不得不使用从美国进口的清扫机器人(美国iRobot公司利用其在国防部DARPA支持下所开发的“扫雷机器人”技术转用开发成的“家用清扫机器人”,从2002年开始销售十几年间,已销往世界40多个国家,累计售出了800万台)。这个例子反映了技术开发者没有必要使产品性能和可靠性水平超出实际需要,因为这样会大大增加产品成本和影响商品化进程;这个例子也体现了日本制造业一味追求“极限性能”、过剩质量(必然导致产品价格过高)的“技术文化”。

  2014年6月,日本软银公司发表了由该公司与法国Aldebaran Robotics公司共同研发、台湾鸿海精密制造公司制造的一款人形机器人佩珀(Pepper),该机器人配备了语音识别技术,能通过分析人类表情和声调“读”出人类情绪,与人类进行交流,因此也称为“情感机器人”。同年12月,佩珀作为免费雇员,开始在日本的电器店里售卖咖啡机,通过与顾客交谈对话,帮助制造商理解顾客的需求。2015年2月,面向研发人员的首批佩珀在发售开始1分钟内即告售罄,面向一般消费者的产品于同年6月至12月以每台19.8万日元的价格7次发售,均在1分钟内售罄。其后大幅增加产量,2016年1月开始,顾客已经可以在软银公司店铺经常性地办理购买手续。2016年6月中旬,佩珀的机器人开始在比利时的两家医院协助病人进行预诊工作。同年7月下旬佩珀机器人正式在台湾亮相,且已获得台湾第一银行、家乐福、国泰人寿、台新银行、亚太电信等多家业者的“聘用”,屏东县“政府”也将引进用作迎宾。佩珀预计9月底上冈,月租金为26888元(新台币,下同),比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月薪(22000元)还多一些。佩珀的成功反映了这项产品确实是立足于“(对市场的)洞察与技术发明的交点”之上进行开发的。

  机器人与人才

  “革命化的技术突破,需要的人才不是以千或万计,而是以十万乃至百万计”。为了抓住机器人、人工智能等新科技革命的机遇,我们不仅要重视培养机器人专业及机器人相关专业的科技人才,而且还要重视培养尊重科技、热爱劳动的下一代。我们既要扩大高等院校机器人专业的招生规模,培养机器人研发制造、系统集成、软件智能、感知与识别、驱动与控制等领域的技术人才,培养机器人的头部、眼睛、手指、关节等核心技术相关人才以及从事“下一代机器人技术开发”的关键人才,又要在职业教育体系中增设机器人程序操作、软件开发、保养维修等相关专业人才,还要培养与机器人技术领域有关联的、包括能源、材料、通信、安全、大数据、人机接口等广泛领域的技术人才。

  作为职业教育的延伸,对已经具有一定工作经历的员工进行继续教育或在职教育,可望成为快速培养高素质科技人才和能工巧匠的捷径。宜采取当代科研活动的各种新方式,大力激励企业与个人的创新,激发中国人民的创造力,比如通过“科研众包”和“公民科学”方式挖掘创新人才。要推动科研众包(Crowd sourcing),在网上聚集来自全球的科研人员,交流学术成果,开展科研协作,共同与市场建立起更紧密的联系;要推动“公民科学”(Citizenscience),促使大量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业余科学爱好者,通过网络组织的号召,去参与科研任务,这种方式尤其适合于机器人技术领域,因为在当今科技革命时代,社会上不乏业余的科技活动爱好者,而其中不同年龄层次的机器人技术爱好者更是为数众多。

  要注意防止技术人才通过各种渠道的“流失”,防止专业人才“流失”到非专业领域,特别是要防止专业技术人员通过“晋升”为经营者而从“优秀的技术者”变成“无能的经营者”,既造成技术人才的浪费又导致企业经营的失败。要注意发挥退休专业人士的“余热”,帮助那些身心体魄健康、专业基础扎实、技术经验丰富的退休科研人员摆脱那种刚过60岁或65岁就陷入“为儿女抱孙子”之类的繁重家务,参加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高科技研发活动中来。要提升新时期产业工人的社会地位,增强产业工人的光荣感和责任感,帮助尚停留在“农业勤劳”习惯的农民工培养“工业勤劳”习惯。

  机器人的技术研发是一项集体的事业,因此,想要从其他企业或外国“挖”机器人领域的科技人才,一个有效的办法就是重在“连锅端”而不是重在“挖”个别人才。例如,从2004年开始,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DARPA)主办国际机器人大赛(被称为“机器人奥林匹克”),以便从世界各国吸收优秀的机器人研究成果、人才和风险企业。在DARPA于2013年举办的机器人大赛中,日本一家由东京大学助教创业才一年的机器人风险企业开发的机器人获第一名,且其得分大大超过第二名。到了2014年初,这家日本风险企业及其他7家企业就被美国谷歌公司“连锅端”地收购过来。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