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度分析】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发展与新科技革命

2016-09-04 06:37
水墨黯月
关注

  对机器人等新科技领域的科技人才的培养需要“从娃娃抓起”,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都需要注意培养儿童与青少年的动手能力和劳动习惯,鼓励更多的青少年走技能成才之路,让更多的青少年传承工匠精神,专心专注钻研技能,努力创造“崇尚一技之长、不唯学历凭能力”的社会氛围,使我国成为技能人才强国。要改造我国的学校教育结构,在小学升中学、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的节点,应该就注意及早将一部分孩子“分流到”初级、中级、高级职业学校中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上职业学校作为“高考失败者”的无可奈何的出路。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家长要把孩子领到职业学校门口说:“你要是不好好用功,考不上大学,就得到这里来”。我们必须坚决克服和改变鄙视劳动、轻视工匠、轻视职业学校的社会风气、政策导向、舆论倾向!要在中小学语文课本里收入描述杰出能工巧匠的人生故事的课文,并增加以青少年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介绍数十年如一日钻研一技之长为国家做贡献的、堪称“人生教科书”的能工巧匠事迹的视频教材,作为必修课让学生观看并写出观后感。

  要注意机器人的发展不仅是自然科技成果,也与社会科学有密切关系,特别要关注机器人普及与社会变革之间的联系,为此需培养与机器人相关的经济、文化、法制、伦理道德等问题的、自然科技与社会科学相结合的跨学科研究人才。

  对科技人才不仅要培养,还要激励。政府宜设全国性“机器人奖”,每年举行授奖仪式,由国家领导人为最高奖获得者授奖。此外,建议提升与技能相关的各种奖项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设立国家级的“十大新产品奖”“十大优秀工匠奖”“十大服务标兵奖”,在各省市或各产业领域也设立相应的奖项。

  建议在全国和各个省市或各个产业领域定期举办新科技革命时代的技能大赛,比赛项目清单应加入新技术新技能方面的内容。最后,再次提议我国申办第45或第46届技能奥林匹克(之所以说“再次提议”是因为2008年奥运会结束后笔者曾提议过),这是从1950年开始,每两年举办一次的世界技能大赛,至今已经有40多个国家主办过,日本、韩国都主办过两届,韩国参加技能奥林匹克选手的金牌获得者还曾受到总统接见,巨幅画像挂上了街头,被民众视为发展生产力的英雄,比我国还更加重视奥运会的金牌获得者,韩国的这种做法值得我们重视。

  “再工业化”与“去工业化”

  据最近报道,德国知名体育用品制造商、每年生产超过3亿双鞋的阿迪达斯公司计划将机器人制造和3D打印作为阿迪达斯球鞋的主要生产方式。该公司CEO赫尔伯特·海纳强调说:“面对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我们将利用机器人来进行生产,生产线将回归欧美等消费地”。鞋与服装一样被视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象征,过去,制鞋厂曾经撤出欧洲,向韩国、中国和越南等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亚洲国家转移,然而“目前即使是在人工费较高的德国,也能以较少的人员实现机器人24小时不间断生产了。亚洲的生产优势正在逐渐减弱”。阿迪达斯公司的计划仅仅是机器人等自动化机器的发展促使发达国家从“去工业化”转向“再工业化”的一个最新事例。

  众所周知,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发达国家出现了一股“去工业化”的浪潮,其主要特点是:

  (1)在发达国家,劳动力迅速从第一、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汽车、钢铁、消费类电子等以往具有优势的制造业不断弱化,制造业占本国GDP的比重持续降低,服务业越来越占主导地位;

  (2)为了利用发展中国家相对低廉的劳动力和资源成本,发达国家的大批制造企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生产据点,促进了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制造业快速崛起;

  (3)由于向国外转移生产据点,发达国家向国外进行直接投资的制造企业既降低了生产成本、增强了产品竞争力,又扩大了市场,增加了利润,但在国家层次上出现了制造业“空洞化”,失业率上升、贫富差距扩大等问题。

  自2010年以来,随着机器人等自动化生产技术的发展,加上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平均工资水平的上升,对于发达国家的制造企业来说,出现了马克思所说的“机器的价值和它所代替的劳动力的价值之间存在差额(使用自动化机器比使用人工更廉价)”的情况,即使是在人工费较高的发达国家,也能以较少的人员实现机器人24小时不间断生产,从而导致发展中国家的廉价的或现在已经不廉价的劳动力对发达国家的制造企业不再具有吸引力,越来越多的向国外进行直接投资的发达国家制造企业开始“打道回府”,推动发达国家在国家层次上开展以重振制造业为核心内容的“再工业化”,特别是在兴起“页岩气革命”的美国,利用页岩气建设大规模无公害的发电厂,使廉价的电力成为促进制造企业回归的又一重要吸引力。当然,发达国家的“再工业化”战略既不是重复当年的“工业化”,也不只是吸引本国制造业从国外回归,而是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夺取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制高点,拉大美日欧等技术先进国家的制造业与中国等新兴工业国家的制造业之间的差距。

  当发达国家纷纷推进“再工业化”的时候,仍处在工业化途中的中国却在近年来经济增长放缓的过程中出现了“去工业化”的倾向。所谓“去工业化”是指一个国家业已形成的制造业优势逐渐趋于萎缩和衰落,表现为制造业产值在三次产业中的比重迅速下降,同时服务业所占比重显著升高。从2012年至2015年,我国服务业的繁荣虽然对保持失业率在可控范围做出了重要贡献,却将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工从生产率水平较高的制造业转移到生产率水平较低的服务业(目前我国整体服务业生产率水平只有工业的80%),从而导致整个产业的生产率水平的下降。更成问题的是,随着制造业农民工人数的大幅度减少,投资增速的回落,加上一部分发达国家将设在中国的生产据点撤回本国,很可能加大我国制造业与发达国家之间存在的差距,形成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使美国得以利用其高科技优势作为维护其世界霸权与遏制我国崛起的有力手段,这是我们必须加以高度关注的动向。

<上一页  1  2  3  4  5  6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