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机器人走进家庭开始接手家务 哪一个是你的最爱?

2017-03-18 09:33
吃瓜天狼
关注

下一次在你的切尔西晚宴上,如果你为你超级游艇上的管家谨小慎微的服务而烦恼,你可以考虑一下使用一款能说会唱的机器人RoboThespian。

RoboThespian机器人

这款真人大小的机器人可以唱歌、讲笑话、说脱口秀等等来帮你招待客人。给它安装适当的应用程序或为其编写一些代码,当你母亲在世界的另一端给你打电话时,它甚至可以模仿你母亲的姿势。这款机器人只需要5.5万美元,仅占希拉里克林顿在餐后演讲中收取费用的一小部分。

的确,这类机器人正在迅速走入世界各地的家庭中,它们的娱乐、互动、或者其他许多有用的功能,都能让人满意,让我们内心感到愉悦。在你还没有拥有这样的一款机器人时,你的邻居很有可能已经在与这个机器人开心互动了;你可能现在还在用吸尘器打扫卫生、自己叠衣服、擦窗户、修剪草坪或清理下水道。

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数据,2015年,全球约有370万台机器人被卖给了世界各地的家庭。该公司预计,到2019年,机器人的年销售额将达到3100万英镑,合130亿美元。

吃过了家用机器人做的餐前冷菜后,我十分满意,所以我又选择了一款Dyson公司生产的360 Eye家用真空扫地机器人,这款机器人非常好用,以至于我对我家的清洁工丽莎感到有点厌烦了。

360 Eye家用真空扫地机器人

丽莎那天嘲笑了我的扫地机器人:因为它第一天晚上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工作,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它倒在一个挂衣服的支架下面,它被困在那里无法动弹。

它的运行速度非常慢,必须在房间里通过反复试验才能确定房间的地图。但它也很有能力,挺让人信任,它会一丝不苟地打扫厨房,会小心翼翼地绕过墙壁、垃圾桶和桌腿等等。

我们还可以看到用户是如何与机器人的自动助手连接的。目前在伦敦科学博物馆举办机器人展览的策划人本罗素(Ben Russell)说:“制造商的技术团队经常会发现,被归还的机器人常常被试用者设置了名字。”罗素说:“如果可以的话,老板们通常会要求技术团队去维修,而不是替换他们的机器人。”因为他正在研究机器人,所以他采访了制造商。

尽管工程师已经尽可能的提高了家务机器人的拟人化程度,但所有的家务机器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它们缺乏个性化的智能。如果你询问RoboThespian关于天气的情况,或者递给它一杯饮料,它就会感到很疑惑,不知道该做什么。

2015年,在美国国防部的机器人挑战赛上,多个机器人团队竞相角逐美国国防部的200万美元大奖,而这些团队拿出来的参赛作品既令人愉悦,也令人感到十分佩服。这款名为“DRC-Hubo”的韩国机器人花了近45分钟完成了一系列8项任务,其中包括穿越一个布满碎片的房间,关掉水龙头,然后再打开一扇门。

现在许多媒体大多只会报道关于机器在何时何地出现问题甚至倒塌,或者机器人开发公司花了多长时间来修复自己产品的问题。或者一个机器人人摔得太厉害,脑袋掉了下来。

DRC-Hubo机器人

Engineered Arts公司开发了RoboThespian这款机器人,该公司的威尔杰克森表示:“让说话类的人形机器人去做家务一类的事纯粹是幻想。”“如果你不想洗碗,那就买个洗碗机。”消费者更偏爱娱乐型机器人,虽然许多这种机器人都是不实用的。

将娱乐与传统结合在一起的一种掌上电子宠物,流行于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现在,越来越多的机器人可以与你的手机和不断发展的联网设备同步。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数据显示,2015年,娱乐机器人的销量增长29%(至170万部),而家庭机器人的销量仅为11%。而购买娱乐机器人中的大多数都是利用人工智能来玩游戏。

Pepper机器人

日本集团软银已经将这款重28公斤的“Pepper”人形机器人安装在140多家移动电话厅里,它们可以向顾客致意和招待顾客,而且这些机器人也可以出售给公众。制造商声称,Pepper可以理解并对人类的情绪做出反应。在与机器人进行了一天的工作后,英国金融时报的罗伯特·施里姆斯利(Robert Shrimsley)变得更加谨慎了。“Pepper并不会与人进行太多的交谈,它只是分析清楚人们的问题并为其指引正确的方向。”

Tapia,是另一款数码助手,它会把你需要消息告诉你,比如外面在下雨,或者提醒你睡眠不足,并斥责昨晚你睡得太晚。除了这些,它还会根据你的咖啡指令,打开你厨房里已经联网的咖啡机为你煮咖啡。它甚至会扫描你手机上的通话记录,然后让你打电话给你被忽视的母亲。

Tapia机器人

从超大声的鸡蛋计时器的闹铃声中醒来,实在是有点刺耳。为了确保他们设计的机器人能让人喜欢而不是引人厌烦,许多机器人设计师会让自己的机器人比其他的人形机器人更富有生气、更加人性化。

在伦敦哈默史密斯的一个地下机器人城堡里,塞巴斯蒂安·康兰(Sebastian Conran)的机器人正在向我表演。MiRo被放在一张桌子上,康兰(Conran)告诉我:“由于那些具有生物特征(仿生)的机器人的存在,用户对于吵醒人的超大的闹铃声已经有点厌烦了。”相反,MiRo会提供一种相对舒缓的声音,比如那些轻轻的哔哔声和柔和的铃声。

MiRo机器人

Dyson的吸尘器清理房间时,在它快撞到东西之前,它就会停下来,然后转动眼睛,调整方向。它的鼻子里有一个声呐接收仪——与犬类嗅觉类似,也可以帮它辨别方向。它是那么的栩栩如生,那么可爱。

康兰(Conran)对自己的作品寄予厚望。他解释说,这款机器人将是未来“无忧无虑的家”的生动代表。它可以与一个用户手环、天花板传感器和智能表相结合。它平时看起来就像放在医院病床上的桌子,但当它被用户召唤时,它就会根据导航信息出现。这是一个愿景——也是一个商业案例——是为了保护当今独居的老龄化富裕人群。

康兰(Conran)提出,有了这样的机器人,新出生的婴儿不会再过多占用医院的病床。一个无忧无虑的家对看护人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

美银美林在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如果发达国家中有四分之一到一半的人使用机器人来完成家务,那么他们节省下来的工时将创造价值2000亿至5000亿美元的价值。换句话说,很多清洁工和司机都将失业。罗素(Russell)指出,这样的担忧并不新鲜。“自从亨利约翰福特为他的Model T汽车引进自动组装线后,工人们就一直在为自动化的出现而烦恼,”而喜剧性的一幕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发起那项奖励数百万美金的比赛,试图也为了向人们表明,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的还是十分遥远的。丽莎可能还会对我的扫地机器人皱眉头,但她并不用担心她会因此失去这个工作。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