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融资3千万 东大海归造机器人开发幼儿大脑

2017-04-02 01:10
吃瓜天狼
关注

Baby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白色小人,不敢碰,郭长琛抓起他的小手摸了一下小人的腿。突然,音乐响起,小人也随之舞动起来,“脸”上还浮现出可爱的表情。

这下Baby乐了,跟着它手舞足蹈,郭长琛非常激动。“我们夫妻俩花了很多时间教孩子运动,但他一直不太配合。现在竟能跟着小人自己晃起来了。”

这个白色小人是郭自主研发的机器人。此时,距离他创业已经过去14个月。

2014年8月,他开始研发针对10岁以下儿童的教育机器人——Keeko。孩子可运用触摸、语音等方式与机器人互动,还可利用卡片编程的方式培养逻辑、语言等能力。

目前团队已与300家幼儿园合作,销售机器人1000多台,每台售价6800元。

注: 郭长琛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为教育孩子而发愁

2013年5月,郭长琛的孩子降生了。喜悦包围了夫妻俩,他们话题也越来越绕不开孩子。几个月后,两人开始讨论孩子的教育,便先买了些相关图书看。

没想到越看越发愁。郭2003年毕业于东京大学,主修人工智能专业。他很清楚人的大脑神经连接在3岁前已发育完成60% ,6岁前完成80%。

因此幼儿期对孩子的大脑发育很关键,但在这一时期该如何培养孩子,二人没有从书中得到任何有效信息。

那时郭长琛已经离开SUN Microsystems,正在中关村研究电商SaaS平台,但他的视线一直留意着人工智能领域。

◆郭长琛与他研发的Keeko教育机器人

他发现硅谷媒体开始大量谈论人工智能,美国的一些企业也陆续研发出相关的机器人,且语音识别、语义分析及深度学习技术也有了长足发展。他觉得进入人工智能领域创业的时机到了。

此后大半年,郭长琛一直在考虑创业方向。

想到自己一直在为孩子的教育发愁,能否把人工智能应用到幼儿教育领域?0~10岁不仅是大脑开发的关键期,而且这个阶段孩子的父母付费意愿高,市场前景广阔。

考虑到人工智能是非标准化的,因此需要一个硬件搭载它。经过一番思考,郭大致确定做一款智能机器人产品,帮助孩子开发创造力。

有了想法后,从2014年年初开始,郭长琛便找身边的家长聊天,了解他们的需求。

郭发现家长普遍有两大需求:一是在家长忙的时候,有东西能陪着孩子,与他们互动;二是在能够帮助家长与孩子进行有效的沟通。

同时,他意识到不能把产品当做一个只会唱歌、播视频的玩具,这样的东西家长不会买单。

必须要有创造性的内容搭载,做成一个教具,能够教孩子识字、识数,培养他们的逻辑性,这样产品才具有更长的生命期。

在外观设计上,出于安全考虑,郭长琛设想机器人必须全身都是圆弧结构,不能有尖锐物,外壳材质必须无毒;其次它的屏幕亮度不能过高,要防蓝光;同时机身连接处的缝隙要极小,以防孩子手指插入。

调研时,郭还特意准备了很多图片让孩子挑。他发现小孩子都更喜好宠物的图片,便决定将机器人的外形设计得更像宠物。另外,产品过高会让孩子产生抗拒感,于是他将机器人高度控制在50厘米左右。

深入了解市场后,郭于2014年8月开始研发教育机器人——Keeko,它面向10岁以下儿童。

◆Keeko教育机器人外观

卡片编程想法诞生

依靠自身人脉,郭长琛快速组建了一只软硬件开发团队。其成员经验丰富,因此产品设计从10月起便按部就班地进行。

与此同时,郭也在不断寻找内容制作商。由于台湾幼教水平相比大陆较好,因此郭便依托台湾朋友了解当地的教育公司。

2014年年底,郭收购了台湾一家早教公司,其创始人有20多年的早教经验。由他们负责认知、语言、创造力课程等内容开发。

项目成立初期,郭便意识到如果孩子长期只能触控机器人的屏幕,容易乏味从而失去兴趣。当时技术出身的团队想到以编程的方式让孩子提升创造力,但具体怎么实现无人知晓。

事情在2015年春节出现转机。当时郭长琛刚与朋友打完扑克,回家路上他一直在想为什么几百年来人们从来玩不腻扑克呢?“因为他们有无数的组合变化,而且目标明确——赢。”

这让郭有了主意。“我们可以给孩子很多卡片,每个卡片都代表了特定内容,让他们用卡片组成不同的场景和句子,再通过机器人的屏幕显示出来。我们叫它‘小小编程’。”

◆“小小编程”所用的卡片

想法虽有了,但是需要配套设计一个编程语言和定制化人工智能中间层,因此经历了一些波折。交互反复优化,技术团队在此消耗了很长时间。直到2015年年底,“小小编程”系统才开发完成。

起初团队不知道该让孩子编什么,只凭感觉做了人物、动物、植物、动作描述的卡片,让孩子组合构建句子和场景。

但这样的方式孩子不是很感兴趣。团队只能不断测试,寻找正确的方向。

课程设计还在探索,但产品研发却很顺利。Keeko的原型机在2015年4月出厂,而团队也在此时获得了10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但那时的机器人在动作流畅性、电机噪音、控制系统等方面还存在很大问题。经过不断迭代,产品质量得到提升。半年以后他们开始小批量生产,并提供200多台机器人给幼儿园和家长试用。

◆老师利用Keeko教育机器人给孩子上课

同期,团队开发了APP和微信服务号,老师和家长可以通过这两个工具控制机器人、实时更新课程内容。

根据用户意见,团队还在机器人内部加入了国学、舞美、英语等课程。2016年1月,团队拿到了3000万元的A轮融资,由赛富投资基金领投,两岸青创基金跟投。

半年以后,“小小编程”有了突破。团队发觉独立的编程课学习感太强,孩子会有所排斥。于是他们将原本独立的编程课移植到普通的认知、语言、舞美等学习内容中。

孩子根据课程,可选择相应卡片,将其贴至机身感应区,并说出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

通过几张不同的卡片组合,幼儿可以表达出一句完整的、富有逻辑性的句子,且不同孩子说的内容各不相同,以此来培养他们的主动创造能力。

◆孩子在和Keeko教育机器人互动

产品正式上市

经过迭代,机器人的软硬件都已通过测试,2016年7月开始正式量产。

这是个高48厘米的白色小人,部位衔接处最大缝隙小于3毫米,最大音量75分贝,机身屏幕过滤80%蓝光。

通过摄像头、8个触摸点以及语义分析技术,机器人能对孩子的语言、动作做出相应的反应。内置的专门课程也能帮助孩子提高语言、认知、逻辑思维等能力。

3个月后,团队获得了3000万元的A+轮融资,由卢智资本领投,赛富投资基金跟投。而此时他们的市场推广想法也发生了转变。

在此之前,团队的目标用户是家庭。但在小规模试用推广中,他们发现家庭用户的体量太大,无法高效接触到大量家长,产品体验成本较高。而幼儿园则是家长最容易出现的地方,且其作为教育机构,容易认同他们的产品。

另外,由于当时生产线一直在调整优化中,因此在产量有限的情况下,幼儿园是他们接触孩子和家长的最佳地点,有利于扩大产品影响力。因此,团队决定将目标用户群定位于幼儿园。

产品正式推出之后,郭长琛一边提高产能,一边扩大市场。从去年9月到今年2月,该款机器人共销售1000台,覆盖300家幼儿园,每台价格6800元。

目前机器人的产量和质量已经稳定,今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拓展渠道、扩大品牌影响力,会针对幼儿园、早教机构、母婴中心集中推广,并使产品逐步进入家庭。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