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行业风口已停,无人机比赛还能成为下一个电子竞技吗?

2017-06-16 09:07
华静一
关注

另一方面,类似的体育竞技已经为高科技产品的赛事提供了清晰的商业模式。以电子竞技为例,2015年行业市场规模为269亿元,收入来源包含三个模块:电竞游戏收入、电竞衍生收入、电竞赛事收入,其中电竞游戏是主要组成部分,但是从近两年的收入占比可以看出,电竞衍生收入增速极快,随着用户总量保持稳定增长,未来行业规模的增长将主要来源于衍生收入。以此类推,无人机竞技、机器人比赛甚至是自动驾驶赛车都可以按照商业体育的模式发展,尤其是对无人机行业来讲,风口已去,洗牌期已至,即使是大疆也不得不面临着增速放缓的难题。

据悉,2016年大疆实现销售额同比增长65%,突破百亿元。但相比2015年超过100%的同比增速下降不少。而且大疆的八成收入来自消费级无人机,消费级无人机却约有80%的收入来自中国内地以外的市场,这既说明国内市场的刚刚起步限制了无人机市场规模的进一步扩大,也印证了行业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开拓无人机的衍生收入就成了不时之需。

事实上,有关智能产品的竞赛已经随着各个行业的崛起在众多地区得到规模性发展,比如美国早在05年就举行过无人驾驶机动车比赛,英国更是召集欧洲大陆举办了一系列自动驾驶汽车竞赛日活动,而奥迪等汽车企业领头的赛事也接连不断地展开。当然目前这些赛事的推广目的要远大于竞技商业目的,不过无人机竞赛却因为与电子竞技有着相似的生长土壤,更有可能迈进体育竞技的大门。

生不逢时的电子竞技,受制于人的无人机飞行

虽然如今电子竞技正在展现着厚积薄发的市场潜力,但是对于一个存续了十余年之久、最初发展阶段就呈现出席卷游戏领域的行业来讲,这个时间终究是晚了许多。尤其相比美、韩等国家,我国的电子竞技产业已经错过了太多机会。这一切大概主要源于大众舆论甚至是政府对该行业的长久偏见,致使其一再地削弱电子竞技的核心力量,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李晓峰等职业竞技人和庞大的用户基数支撑,我国的电子竞技早就被扼杀于明令禁止和狭隘认知中。

2003年对电子竞技来讲可以说是一个最佳开端,因为在那年国家体育总局宣布电子竞技是中国正式开展的第99项体育项目,得到官方认可的前提下,电子竞技本该进入黄金时期。可是仅时隔一年,广电总局就对电脑游戏节目做出全国范围的禁制令,禁止所有的国有电视台播出任何关于网络游戏类游戏节目的通知。这则禁令在当时电视媒体占主流的时代,几乎是断绝了电子竞技的最重要的宣传形式,由此我国的整个电子竞技行业陷入了萧条期,只能依托俱乐部和职业人进行自由发展,直到2014年政府看到第三产业中电子竞技的爆发力,才着手重新扶植和整合产业。

如果说政策风险压制了电子竞技的蓬勃发展,那么它现在同样威胁着无人机行业在国内的起步。这固然是无人机违规飞行隐藏安全隐患的缘故,但把行业管理细则的漏洞和飞手自身素质所产生的消极后果,完全让一个正处于上升阶段的行业来承担,实在不是明智之举。相比较而言,同样面临政府监管的压力,电子竞技能够在经历十年冷却期之后重换生机,无人机行业及其衍生的商业竞技在没有野蛮专断的一纸禁令前提下,也有可能伴随着相关管理规定的完善得到适当的发掘。

这主要是因为两者都具备着一个行业的核心力量,就是基于爱好所形成的庞大用户群体。电子竞技附属于网络游戏产业,而我国不断攀升的网民就是其发展的最佳温床,从这庞大的用户基数中产生的玩家一部分发展为职业选手,绝大多数被职业联赛吸引成为优秀选手的粉丝,这种以共同兴趣为基础的关系有着较强的行业黏性,也是投资厂商关注的焦点。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