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从“扫地僧”到“扫地茅”,科沃斯的“机器人”还能走多久?

2014年,时任诺基亚CEO约玛·奥利拉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布同意诺基亚被微软收购时潸然泪下地说:“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对于日新月异的科技行业来说,这句话似乎永远不会过时。

9月15日,扫地机器人龙头品牌“科沃斯”在发布会上,发布了两款家用服务机器人,其中“科沃斯地宝X1”,宣传称搭载了很多高大上“首创”技术。

科沃斯CEO钱程甚至表示,这次发布会将成为家用服务机器人3.0时代的开始。

但遗憾的是“科沃斯”9月15日收盘价仅为144.55元/股,其实自2021年7月份股价达到顶点之后,科沃斯的股价就“跌跌不休”,现在距离252.71元/股的高点,跌去将近一半。

从“扫地僧”到“扫地茅”,科沃斯的内核变迁

更耐人寻味的是,2018年中,科沃斯的市值才刚刚突破百亿元人民币,也这意味着,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科沃斯的股价就翻了十四倍。然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又断崖式地跌了回去。

剔除那些噪音造成的干扰,二级市场从来都是企业的晴雨表,科沃斯的股价走出反U形,不光折射出了自己的伤病,在某种程度上也暗示了行业变局。

科沃斯“扫地茅”是否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科沃斯还能讲出新故事吗?

一、科沃斯的“机器人”滤镜,很美

尽管科沃斯一直强调自己是一家服务机器人研发与生产商,而且是全球范围内最早涉足该领域的企业之一,但是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科沃斯扫地机器人“地宝”分别占全年营收的47.20%、52.81%和59.00%。

也有越来越多人质疑科沃斯产品的真正技术含量,机器人公司在家电公司中间摇摆,“重营销轻研发”、“产品主要是在日常家居领域”,这些都是大众对于科沃斯的印象。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

先不讨论“反U形”的另一边,科沃斯的这种产品特征,确实是其在二级市场吸引投资者的关键因素。

首先,从市场的角度来看,随着懒人经济、宅经济的发展,扫地机器人市场开始逐步爆发。

奥维云网全渠道推总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我国扫地机器人零售量复合增长率达49%,增速远超其他家电品类,“未来中国扫地机器人市场规模有望达到500~1000亿元。”

其次,供应链的成熟,也成为了扫地机器人的助推剂。

未来智库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随着中国制造业的发展,2010年后,扫地机产业链逐步国产化,目前除电源管理芯片、电机和少量CPU需要进口外,其余零部件基本国产。

以激光雷达为例,其最早2004 首次被国外企业应用于自动驾驶,但直到2016年新势力智能汽车发展后,才开始出现国产化倾向,比如2016年由大疆孵化的Livox,就将激光雷达的价格拉低到了千元级,从而使得激光雷达成为了扫地机器人的标配。

当然了,正如那句有名的话:一个人的命运,是历史进程和个人奋斗的统一。在客观条件成熟的基础上,我们也不能忽视科沃斯的主动求变。

尽管诞生之初只是一家普通的代工企业,但是科沃斯的创始人钱东奇早在2000年就打造了代号为“HSR”的五人项目组开启研发之路,默默研发五年后,终于推出了第一款扫地机器人“地宝”。

对此,钱东奇曾表示:“相比简单的代加工生产,我对研发更感兴趣,更愿意为研发投入多的资源。”

正是因为抢占了先机,赶上了红利,科沃斯已然成为了扫地机器人一哥。

中怡康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在全局规划类扫地机器人中,科沃斯占比达41.9%,出货量同比增长32.3%。2000-3000元价位段及3000元以上价位段占比分别为到53.0%和31.5%,同比分别增加11.5 %和17.7 %。

但是这种市场的热销数据,也反过来给我们抛出一个问题:既然科沃斯的扫地机器人依然大卖,为何市场却不看好这家企业呢?

二、拨开迷雾,看到“跌跌不休”的背后

科沃斯将自己定义为“全球范围内最早涉足服务机器人领域”的企业,但是从财报来看,科沃斯距离这种梦幻般的描述相去甚远。

首先,尽管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科沃斯品牌服务机器人的营收占比达到了48.74%,但是追根思源,科沃斯品牌扫地机器人中以全局规划类产品为代表的高端产品收入占比达87.1%,较上年同期增加7%。上半年推出的自清洁新品N9+扫地机器人,收入占科沃斯品牌中国市场收入的30.6%。

可以说,时至今日,科沃斯依然是一家典型的扫地机器人企业,这种单元的业务模式,也决定了科沃斯的“不讨喜”。

其次,从资金投入来看,科沃斯也没有高新企业应具有的前瞻力。

财报显示,2021年Q1,科沃斯的研发投入仅占总营收的4.11%,仅仅略高于国家高新企业认证基准线3%。而2018年-2020年,科沃斯的研发占比也同样为在基准线上下徘徊的3.60%、5.22%、4.67%。

作为对比,2020年,石头科技的研发投入占比则达到了5.80%,比科沃斯高1.2%。

至于科沃斯屡屡对标的戴森和iRobot,更是不知比科沃斯高了多少个level——戴森的研发投入基本保持在40%左右,iRobot虽然略低,但基本也在10%以上。

耐人寻味的是,与吝啬的投入正相反,科沃斯的销售费用堪称“慷慨”。2021年上半年,科沃斯销售费用支出达到了惊人的12.18亿元,同比暴涨130%,占总收入的22.7%。

从一对数据,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科沃斯是一家重营销,轻研发的企业。当然,由于竞争加剧,营销确实是保证产品销量的一个利器,比如2020年,石头科技的销售费用也增长了75%,但是我们不能忽视的是,科技企业的立足之本是产品,如果没有技术,空有营销,那么又怎么保持自己产品的竞争力呢?

与前两年还可以靠积累的技术空转不同,近两年,我们就能明显感觉到科沃斯产品力的匮乏。

比如,科沃斯的明星产品N9+系列虽然售价高达4000+元,但是其依然采用视觉处理技术。反观比N9+系列售价更低的小米扫地机器人扫拖一体Pro都已经支持了AI智能识别、3D避障、3D激光导航等前沿技术。

三、科沃斯需要回归初心

多年以后,面对腰斩的股价,钱东奇或许会回想起他决定“为研发投入多的资源”,带领科沃斯完成从“制造”到“智造”转型的那个遥远下午。

尽管科沃斯的股价近乎腰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科沃斯已经输掉了整场战役。

华创证券发布的调研数据显示,中国扫地机器人的渗透率仅为3%;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全球扫地机器人的渗透路已经达到了17%,未来全球扫地机器人的渗透率预计将达29%。因此,这也意味着科沃斯还有机会重整旗鼓。

从“扫地僧”到“扫地茅”,科沃斯的内核变迁

首先,科沃斯要找回创新的初心。

亿欧智库发表的《2020年中国服务机器人产业发展研究报告》表示,以AI、云计算、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技术正在带动服务机器人产业向智能化、创新化、数字化方向迅速迈进。

尽管随着供应链的成熟,目前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入门级扫地机器人,但是正如未来智库所言:“尽管硬件部分基本可全部委托加工,但是避障 AI 算法难度较高,需要大量用户数据的积累和机器深度学习提升算法准确率,壁垒很高。”

结合上文提到的小米扫地机器人扫拖一体Pro开始补足避障 AI 算法的产品特征来看,未来科沃斯真的要夯实这方面的创新技术了。

其次,迎合IoT的趋势,打造抗风险强的家庭终端生态。

Valuates发布的调研数据显示,预计2026年,全球IoT市场规模将达到319亿美元,2019年至2026年,IoT市场复合年增长率将为64.2%。

以小米为例,其早在2013年就开始耕耘IoT市场,Counterpoint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Q1,小米已投资了300多家物联网设备初创企业,涉及2000多种产品SKU。小米IoT平台上的已连接物联网设备(不包括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数量已达2.348亿。

因此,基于IoT的大趋势,科沃斯可以以扫地机器人为中心,构建属于自己的万物互联生态,并逐步削减扫地机器人在营收中的占比,成为一个不偏科的“全才”,挽回二级市场的信心。

总的来看,科沃斯所处的市场还有巨大的红利等待挖掘,但是如果科沃斯一味求“快钱”,那么股价腰斩,将仅仅是一个开始。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