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他机器人
当前位置:

OFweek机器人网

其它

正文

给人工智能洗个冷水澡

导读: 是时候给人工智能祛魅了。正如当一个人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的时候,有必要让他洗个冷水澡,帮他降降温。

给人工智能洗个冷水澡

是时候给人工智能祛魅了。

正如当一个人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的时候,有必要让他洗个冷水澡,帮他降降温。

现在,轮到了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过去两年一直处于高烧不退的状态,也因此诞生了许多独角兽,以人工智能为噱头疯狂融资的公司更是不计其数,资本对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动辄几亿美元融资的慷慨解囊有时候令人费解。

尽管资本和行业对人工智能抱着极大的热忱,但在学术和研究领域存在着巨大的断层和温差。尤其在6月10日虎嗅等多家媒体采访了IEEE SMC学会理事会的几位学者后,这种温差显得尤其明显。

采访的背景是,6月9日至10日,IEEE SMC学会(IEEE System, Man, and Cybernetics Society)与中国自动化学会、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在北京共同举办IEEE 人工智能与控制论国际研讨会,人工智能及相关研究领域的学者百余人参会。

很显然,这场高阶的会议并没有占用大家工作日的时间,而是利用了一个美好的周末。

会后主办方邀请了包括虎嗅在内的近10家媒体对与会的几位学者进行采访,受访者包括香港城市大学Sam Kwong教授、德国马格德堡大学Andreas Nuernberger教授、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Adrian Stoica高级研究员、IEEE SMC学会司库Robert Woon、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自动化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飞跃、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曹东璞教授等,武汉大学教授张俊则担当起主持人的角色。

王飞跃无形中是这场采访的焦点,谈古论今,言辞幽默,不时语出惊人。在接受虎嗅采访时,他说:“人工智能最核心的是人才问题,需要一个应用场景和一个平台,来推动这个方面的人才培养,然后立即转到行业开发去,然后把各种各样的应用场景做起来。”他同时强调,这不是一个公司可以凭一己之力可以完成的。

当虎嗅继续提到目前有些中学、大学开设了一些人工智能相关的课程,王飞跃说:“现在的学校,现在教的东西,跟未来的时代脱节极其严重,这需要改变整个教育体系,这不是哪一个公司能做到的,将来是一个社会运动。”

他认为,未来人工智能技术不是只用到计算机,而是在物理、数学、化学、语文等所有的教育方面都要用。

我们现在的老师一定程度上只能在未来的学校做辅导员,我们需要大批的辅导让学生克服这种心理上,文化上的障碍。但是我们需要新的老师,能教智能产业,给智能产业提供基础的老师。”王飞跃说,“现在人才极其欠缺,这是整个国家应该面临的问题,应该用这种思维来变革一代人。”

他所言的,或许正是目前的症结所在,即产学研分离严重,产业方面往往处于宣传和营销目的过分夸大技术能力,而真正研究技术的人认为应该先脚踏实地、不该到处吹嘘画饼,同时,中国的现行教育体系又脱节严重,培养不出所需的专业人才。

张俊教授补充道:“我是看到了一个资料,有一个未证实的数据,美中人工智能的人才比例是13:1,大家可以想象一下,13个壮汉围殴一个小孩儿是什么状态,这就是现在的美中人工智能的对比。而以后国家竞争力就是人工智能的竞争力。”

尽管如此,中国如火如荼的人工智能热潮已然引起了美国的警惕,中美贸易战,很多分析认为美国是冲着中国制造2025计划来的,从芯片、5G到人工智能,均在此列。

那么,中国发展人工智能是否会构成对他国尤其是美国的威胁呢?来自美国宇航局的Adrian Stoica回答虎嗅道:“人工智能并不是某一个国家的,而是全人类的。如果你看我们在座的各位专家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我们都在为人类做贡献。在政治方面的因素有其问题,但是,人们都希望为全人类创造更美好的未来。我们都有老龄化的人口,我们都希望有更好的交通和更清洁的空气,这并不是竞争。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地球上,所以我们的需求是一样的,目标是一样的。”

他认为,人工智能目前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现在还是一个小婴儿。

那如何看待国内的许多企业动辄蹭人工智能的现象呢?王飞跃接过来说:“适当的宣传也是有益处的,但是宣传过头了肯定是灾难。大家整天的语言创新,一会儿一个新词,就是没有人做实事。”

他认为这是很大的问题,直接导致的后果是“能做的人没有机会和资源,不该做的人浪费了资源,根本不想做,只是想圈更多的钱”。

Sam Kwong补充道:“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很多的技术都是刻苦努力的研究人员所开发的,但是研究人员并没有获得相应的收益,这是根本性的问题。这个社会可能需要思考,必须要思考的,你问(蹭人工智能概念)这是否是一件好事,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我这里有很多的十几岁的孩子,他们开始学习编程,开始学习计算机技术,把它作为自己的专业。如果没有技术,人类就无法继续发展。”

但永远不缺乏蹭人工智能热点的人或企业,就在前不久中兴被美国制裁后,举国上下都在谈论芯片。随后不久很多企业宣称自己研发出了AI芯片,虎嗅就这一现象问六位受访者对AI芯片的看法,王飞跃教授干脆地说:“我直截了当回答你,我不认为现在有所谓的人工智能芯片。”

我问来自德国的Andreas Nuernberger教授是否同意王飞跃教授的观点,他回答道:“首先,在芯片方面,我不知道背后推动的人是谁,这是一个热词。现在芯片的发展加速了深度学习的过程,之前在图像方面也有这种深度学习,现在有人把它们称作为人工智能芯片,但这是处于某种特定的目的而生产的产品。我同意没有人工智能芯片这一说法。

还有一位记者提到了最近也很热的欧盟GDPR的数据保护法出炉,王飞跃表示他坚决支持立法。他说:“既然大家说数据是石油、是矿藏,凭什么免费啊?你挖人家的石油,你给不给人家付钱能行吗?所以这是我支持这种立法的原因,不能拿我们免费的东西,还让我们付费用你的服务,你还要搅乱我们的正常研究、教育、工作进程,所以我相信这是一个正常发展里面的不正常的状态,我希望赶快这种立法让它归结于正常。”

你看,产业和学界存在着巨大的矛盾和温差。当然,我们并不能说教授们的观点必然有道理,但如果中国想发展人工智能,产学研相结合、互相打通才能培养需要的人才。这可能需要从政府到企业到学校到科研机构各个环节的共同努力。

但在此时,给国内心浮气躁的人工智能泼一盆冷水,是十分有必要的。(作者:周超臣)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机器人
  • 机器视觉
  • 伺服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