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疫情肆虐复工无望,九号机器人遭遇至暗时刻

2020-02-18 11:52
来源: IT之家

2月9日下午,陈数哲(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写了周报之后合上了电脑。他感觉有点迷茫。

这是春节假期后复工的第一周,但是由于疫情的影响,他所在的单位下发了通知:采用在家办公的方式远程工作,回归办公室的时间暂定2月17日。

相比较北京办公室,他更关心的是在常州、深圳的工厂的复工时间。

“如果那边没有复工,接下来的一周虽说还是在家办公,但我们其实都无事可做,主要是开会和写周报了。”陈数哲说。

九号机器人的大手笔与黑天鹅

九号机器人在常州投资了一座自有工厂,在深圳和马来西亚还各有一座和第三方合作的代工厂。九号机器人CEO高禄峰此前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表示,常州工厂的计划总投资超过10亿元,第一期投资达到了3亿元。

一方面是大手笔投资,一方面是疫情影响之下的“黑天鹅”。

“如果供应商不开工,我们的新产品就只能停留在图纸上。”陈数哲说,供应链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如果一款产品需要100个零件,哪怕只是一家做不了,这个东西就做不成。

发布会遥遥无期,原本的新品众筹计划也要推迟了,这将会对产品的销售额产生负面影响。“长远来看,影响是全方位的,非常糟糕的。”陈数哲说。

九号机器人以平衡车起步,此前的主要产品是九号平衡车系列。但随着更多地方对于平衡车限制上路。失去路权,这也就意味着用户即使买了平衡车,也只能当做玩具玩玩,不能上路,影响了用户的消费欲望。

随后九号机器人在国内产品方向转为可以取得路权的小出行产品,比如电动摩托车。2019年12月17日,九号机器人在北京召开新品发布会,正式对外推出九号电动摩托车。在海外,九号机器人的主打产品是电动滑板车,“2019年在海外卖了超过30万辆,主要是满足了用户短距离通勤的需求,比较受到海外用户的喜欢。”陈数哲说,海外也有共享出行,而电动滑板车就是共享出行的主力产品之一。

陈数哲告诉凤凰网科技,九号电动摩托车是公司下了重注的,50%的人力和资金都投在上面。”本该在2020年的第一季度陆续实现出货,但受到了疫情的影响,至今出货日期未定。”

“2019年我们卖得最好的是电动滑板车,这还有一些库存,虽然有物流的影响,但我们相信很快可以发出去,只是库存也不多。”陈数哲说,这次疫情及影响和销售旺季刚好撞车了,后续销售如果跟不上,2020年就很困难。

对于小出行产品来说,每年的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是淡季,主要是因为气候等因素的影响,户外活动减少。所以基本很大一部分销售都在第二和第三季度,也就是在4月到9月之间。

而在这段销售旺季内,又有很大一部分订单集中在前期。“包括很多代理和经销商,一般订单最迟也就是在6月份下。用户也是,不能说今年9月、10月买了,到明年暖和了再用。”陈数哲说。

所以对于九号机器人来说,大部分的新产品都会在4月上市。“现在生产肯定已经是耽误两周了,接下来不好说,供应链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陈数哲说。

首先,九号机器人的供应商集中在江浙一带,而这一带受到疫情的影响较为严重,复工条件极为苛刻。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最新数据,截止2月13日,浙江确诊病例为1145例,江苏为570例,两省都对企业复工,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复工提出了严格的条件。

“很多企业并不具备复工条件,加上担忧复工带来的人员聚集导致风险提升,也不敢轻易复工。”陈数哲说,制造业归根到底还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特别是对于电车制造这个行业来说,因为精密加工环节少,更多还是依赖于人工。

以常州的制造基地为例子,这个工厂有两千多名工人,绝大部分是外埠输入劳动力,在此次疫情发生后,外来人口进入常州非常困难,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中的一个:1.常州户籍;2.有常州房产。

“我们大部分工人都不满足这些条件,所以复产比较困难。管控放松后能恢复生产,假如3月初能恢复,赶一赶加加班可以在5月上市,但是期间出现什么情况,就难说了。”陈数哲说,如果与当年非典三个月下沉,三个月恢复的情况对比,这次疫情从1月出现,那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生产水平,估计要到6月了。

一位供应链资深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在当今的特殊情况下,制造业供应链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

1、与医疗物资相关的材料,比如塑料的供应可能受到影响;

2、因为疫情造成的人工和物流运力短缺;

3、地方政策的影响;

4、上游厂商的资金问题。

“即使恢复生产了,回到100%的水平,所需要的周期也更长。”该供应链资深人士说,从小米供应链得到的消息是,2月13日发布的小米10系列手机,在春节前就已经开始生产了一批,备料也都做好了,所以第一批货没问题,后续的才是很大的考验。

在小出行产品领域,九号机器人虽然已经做到了行业第一,但是相比起其他企业来说,九号机器人在供应链中的优先级并不比其他品牌靠前。陈数哲举了个例子,比如雅迪,它们在电机上的订单肯定比九号机器人更有吸引力。

“如果2020年的Q1和Q2掉得太厉害的话,估计全年都会非常难看。”这是陈数哲从上面得到的信息,也算是一剂预防针。“最差的结果是上市都没戏了。”陈数哲说。

根据九号机器人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到2018年,九号机器人营收分别实现11.53亿元、13.81亿元和42.48亿元。但与营收增长相对应的是,2016年九号机器人的资产负债率达到156.16%,到2018年负债率刷新为187.28%。

但九号机器人也在持续亏损中。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发行前的每股净资产为-117.98元,公司2016-2018年净利润为-1.5亿元、-6.2亿元和-17.99亿元。

“对平衡车的限制,市场不断萎缩。2019年开始,公司把过半的人员和资金投注在电动摩托车上,现在生产不了,真的是到生死存亡的时刻了。”陈数哲说,电动摩托车和新品的量产受到影响太大的话,2020年的业绩甚至有可能回到2018年的水平,更别谈上市了。

此前,九号机器人于2019年4月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一直到当年8月才被重新受理,直到现在九号机器人也没有成功上市,如果被拖到2020年的下半年,随着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进一步披露,会加剧投资者的不信任。

智能制造是危机之下的机遇

陈数哲说,他在供应链和制造业领域待了快20年,也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现在与当时唯一不同的是,高精密的制造业已经更多依赖于机器生产,类似于电动车这样的产品,因为容差率比较高,很大一部分还是依赖人工。“但这次疫情同样是这些企业加速智能制造的机遇。”陈数哲说。

每一次危机,都是“危”与“机”并存。对于制造业来说,在5G大规模商用的背景下,加速智能制造的落地,能更加有效地在未来面对公共卫生事件等突发状况。“毕竟,相比较两千人在一个工厂里,机器能做到永不停歇。”陈数哲说。

只不过,要抓住机遇,眼前更重要的是活下去。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