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微软(中国)CTO韦青:人工智能是拿来用的 不是拿来炒的

2019-02-15 08:49
来源: 亿欧网

随着近几年全球各大科技巨头纷纷入场人工智能领域,催生了一大批技术的发展和落地:AI医疗、智能翻译、图像识别、智能社交机器人、无人驾驶……这些技术的背后都离不开“深度学习”。科技改变我们生活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某些隐忧:人工智能会不会取代我们甚至统治我们?

日前,中信出版社推出了《深度学习:智能时代的核心驱动力量》一书。本书作者特伦斯·谢诺夫斯基是全球人工智能十大科学家之一、深度学习先驱及奠基者,亲历了深度学习在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的寒冬。但他和一众开拓者,利用大数据和不断增强的计算能力,终于在神经网络算法上取得重大突破,实现了人工智能井喷式的发展。中信出版社特别邀请微软(中国)CTO韦青分享了这本书的阅读感受,以及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判断。

深度学习不仅是知识,而是思维范式的转变

首先我们怎么看深度学习,它到底是新的知识,还是一种范式的转变?人工智能非常广泛,其中机器学习是一方面,深度学习又是机器学习的一个子域。我认为深度学习不仅仅是知识,更是一种思维范式的转变。

微软(中国)CTO韦青:人工智能是拿来用的 不是拿来炒的

爱因斯坦说过:“我们不能用制造问题时的同一思维水平来解决问题”。我们处在一个智能的时代,机器开始解决很多人类原来以为自己擅长的,结果是机器更擅长解决问题,所以我们需要努力学习新的知识。《深度学习》这本书的作者特伦斯·谢诺夫斯基,是几十年一直跟着业界发展的前辈和专家,他在这本书清晰的把“深度学习”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了。其中最大的核心点,是这种知识要求我们了解人类的思维方式,并通过数学算法转变对世界的描述方式,让我们理解这个世界是由很多模型构成的。

如果我们还带着过去的思维方式,无论是电气化时代的思维方式,还是信息化时代的思维方式,都无法理解智能时代人的思维方式和计算机的计算方式有什么异同。过去的思维方式会产生两种结果:一方面容易把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成就神话和夸大,另一方面对数学和算法的进步带来的人工智能发展成果产生误解。现在出现很多“机器是否会代替人,机器人是否让人类灭亡”的担忧,都是因为没有充分了解什么是人工智能。

以史为鉴,重新认识科技进步

由于技术的进步引发的新话题层出不穷,我们不断被动地接收新的理念。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人类开始进入“无人区”,没有一个大思想家或者大哲学家能够告诉我们未来会怎么样,所以人们就产生了很多争论,关于人工智能的争论,关于机器智能的争论,关于机器人的争论,关于技术和人类关系的争论等等。

微软公司CEO萨提亚曾在一场演讲中说:“未来没有人引导我们,那么我们可以选择以史为鉴,看看历史上发生过什么。”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到第二次工业革命之间,由蒸汽时代进入电气化时代。我把这个阶段总结为四种态度和四种结局。

在蒸汽时代,很多有影响力的全球性公司用蒸汽力量代替人的四肢,但当电气出现的时候,绝大多数公司态度是看不起电,因为最初电的效率并不够高。第一类公司的想法是电力不行,效率太低,没有未来,蒸汽力量足够了,一百年之后这些公司被淘汰了。

第二类公司放下一些包袱,认为电是新生事物,也有潜在发展的可能性,但是仍然坚信蒸汽机的力量,坚信只要对蒸汽机进行改良一样可以保持竞争力,这些公司也被淘汰了。

最可惜是第三类公司,他们已经放下旧的生产力,开始拥抱新的生产力和形成新的生产关系,但是思维方式没有改变。他们认为自己全面拥抱电气化时代,已经产生比蒸汽机时代超高的效率,更低的成本,但是他们还在跟蒸汽机相比,这些公司最终也被淘汰掉了。萨提亚提到,我们做了一些粗略的分析,只有不到5% 的公司在那个时代完成了转型和飞跃,真正进入了电气化时代。

当时大部分企业对于电气化的观念只是能点多少盏灯,或者生产线能够提高多少效率。只有5%的公司选择彻底放下包袱,忘记什么是电气,什么是蒸汽,而是把它们都当成是工具。这些公司要的就是进入新的时代。这代表更高的效率,更低的成本和更优秀的用户体验和产品品质。

通过历史上的事件可以发现,我们现在对未来的任何预估都是不足够的,都可能没有完全估计到未来的冲击力。

在历史上的某个阶段,古人类开始发现和使用工具,比如用骨头或者石片可以敲东西,完成手完成不了的能力。著名的科幻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有一个非常著名画面,猿人忽然有一天发现可以拿骨头去敲另外一个骨头,可以把别的骨头敲碎,这就是人类历史上大的进步。他就发现这个骨头不仅可以敲骨头,也可以敲肉,可以敲瓜果,敲野兽,也可以用来防身。那时候人类发现,原来可以拓展四肢的能力,利用外部工具去提高自己的能力。

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发现不仅靠传统的工具,还可以靠各种机械的力量代替人类的四肢。我们现在不会无聊到说在肌肉能力方面还可以跟机器一拼,比如去和一辆汽车比赛跑步,应该没有人会这样做了。其实不仅是肌肉的机能,我们连计算的机能都都已经被淘汰掉了。有没有人可以马上开7的3次方?应该没有。我们可以十几块钱买一个计算器,计算器就可以做到。我们为什么对这种现象不会抱恐惧心理,而对人工智能抱有莫名其妙的恐惧心理?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