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超级士兵”项目背后 五角大楼的疯狂与畅想

2018-10-17 08:45
来源: 猎云网

匹兹堡大学的神经工程师Doug Weber最近刚刚结束了DARPA项目经理的四年任期,他是一个记忆转移的怀疑论者。“我不相信技术进化的程度是没有限制的,我认为会出现一些无法实现的技术挑战。”

例如,当科学家在大脑中放置电极时,这些装置会在几个月或几年之后失效。最难攻克的问题是血液泄露。Weber表示,当外来物质进入大脑时,你经历了伤口、出血、愈合多次循环的过程,每当血液渗入大脑隔间时,细胞中的活性就会下降,本质上就是生病。大脑会拒绝异物入侵,这比最坚固堡垒更有效。

即使现在限制我们的脑机接口问题并不存在,Weber仍然不相信神经科学家能够研发出记忆假体。Weber解释说,有些人喜欢将大脑看作是一台计算机,信息从A到B到C,这一切是非常模块化的。大脑确实存在模块化组织,但它并不像计算机那样清晰。所有信息都是无处不在的,它的分布如此广泛,以至于现在还远远达不到实现与大脑融合的程度。

“任何物件都可被武器化”

在《五角大楼的大脑》一书中,Anne Jacobsen暗示DARPA的神经技术研究,包括上肢假肢和脑机接口,并不是它看起来的那样:“DARPA推进假肢的首要目标可能是给机器人,提供更好的手臂和手,而不是人类。”

Geoff Ling否认了她的结论:“我们在修复术革命计划中所做的一切成果都被发表了。如果我们真的要建立一个自主武器系统,为什么我们要把它发表在开放文献中供我们的对手阅读呢?我们什么都没藏着掖着。我们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美国,而是为了全世界。”

然而发表这项研究并不能阻止它被滥用。

试想,一个拥有计算机神经接口的人,一个增强人类,还是一个“人”吗?

这就涉及到伦理、法律和社会影响等问题——谁来决定如何使用这项技术?上级会强迫下属使用它吗?基因测试是否能够确定一个人对有针对性的神经可塑性训练有多敏感?这种测试是自愿的还是强制性的?这种测试的结果是否会导致学校录取或就业方面的歧视?如果这项技术影响到道德或情感认知——我们是否有能力分辨是非,控制自己的行为呢?

美国政府已经限制了DARPA试图提高人类机能的能力。Ling说:“国会不希望我们建造一个超人。这不可能是国会宣布的目标,但是如果我们做到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Ling也承认,增强感官以获得优势(暗指武器),当然会有军事用途。你可以把任何东西武器化,但实际上,这与提高人的能力有关。他将其与军事训练和平民教育相比较,从经济角度讲,通过这一方式提高生产力看起来是合理的。

Ling说DARPA所做的就是提供一个工具,以便他人使用,去完成他们的伟大事业。

淘金热

DARPA的开发能力仍然停留在概念验证阶段或附近。但这足以吸引一些世界上最富有的公司的投资。随着时间的推移,DARPA已成为硅谷的一员。

Justin Sanchez雄心勃勃,若是他实现了自己的雄心壮志,他可能会以比扎克伯格和Twitter的多尔西所拥有的更为根本和持久的方式改变日常生活。

Sanchez表示DARPA的使命不是定义甚至指导这些事情,并建议在现实中,市场力量将比法律法规或有意的政策选择更能影响神经技术的发展。未来大学里的科学家将出售他们的发现或者创建新公司。市场将从中获益:“随着他们发展自己的公司、开发自己的产品,他们会让人们相信无论他们在发展什么,他们都会帮助人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DARPA工作中最令人不安的方面似乎从来不曾困扰他,因为这个世界一直为迎接新技术做好了准备。

<上一页  1  2  3  4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